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Seven The Turning Point
或许在现如今这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很少有人还会在意报刊业发展的状况。即使如此,这所城市中的人依然保持着阅读《小城日报》和《小城周刊》的习惯,实在是懒得出屋,也会上网去搜搜网上编辑部所放出的免费试阅部分。二者的区别仅仅在于日报更偏重娱乐,而周刊更接近新闻选萃。
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这两份报纸几乎囊括了所有近期发生的新闻报道,客观真实且附有各方评论,给读者们提供了一个获取正确信息的平台。虽然标题上还留有最初起名时的“小城”二字,但随着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报纸早已面向全国发放,而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出版社也早已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型出版社。
可令王耀高兴的,既不是他今天有幸可以进周刊的编辑部参观,也不是为自己今天要被采访而高兴,而是因为王湾——就在周刊编辑部上班的妹妹——主动提出要见他,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打算采访他来为自己的稿件增光添色。
湾湾是记者,平日的工作主要集中于报道城里发生的大小新闻事件,尽管并不很有名气,但近期的报纸上一直有着湾湾的报道,很是活跃。不得不说,她似乎逐渐拥有了在主要版面发言的能力,而为了让自己的文章看上去更具有客观性、更符合编辑部的宗旨,湾湾经常会找一些人针对时事发表见解。新闻报道发表讲究时效性,时间过去了文章就作废了。即便如此,湾湾不但能够出色完成任务,并同时找来了评论人协助文章的完成,这从侧面也可看出湾湾的人脉交织已经初具雏形了,对新闻记者而言无疑是件大好事。
“哥,你想什么笑得那么开心?”王湾见坐在扶手椅上的王耀时而微笑不语,时而露出开心的神色,便停下了手中记录的笔,好奇问着。
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脸部动作的王耀匆忙地端起杯子,小心翼翼地抿了口茶,这才开口说道:“没有,这不是看你工作得蛮像个样子,所以很高兴。”
“哼,傻瓜似的。”嘴上虽这么说,湾湾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手里拿的笔也炫耀般转了几圈。
“王耀先生,要吃甘草糖吗?”几声敲击,玻璃门被轻缓推开,提诺·维那莫依宁满脸灿烂笑容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铁皮盒子,上面印着些看不懂的字,估计是外国进口的。
王耀瞧了眼那个盒子,脸色微妙地起了变化。湾湾捏住那支陪着她写出许多作品的笔,露骨地翻了个白眼。
“……还是……多谢您的好意……维那莫依宁先生……”王耀强忍住自己见到那糖就想吐的念头,尽力保持着平日的云淡风轻,“我想……我吃不惯……”
曾经的经验提醒着他那看似不起眼的糖对味蕾具有多么大的杀伤力,不是说甘草本身有多难以忍受,而是这糖在嘴里融化以后的味道……就算是尝试新做法不小心调味失败他也不曾尝过那么恐怖的味道。
提诺依然笑得开朗,摆了摆手,把糖盒收好,不过还难免夹杂着一丝遗憾。
“那真是太可惜了……对了,别叫我维那莫依宁先生,之前不是都说好了的吗?”
王耀见提诺没有任何不快,随即以轻松的口气玩笑着回应道:“可我明明记得刚才有人一进门就叫的我‘王耀先生’?”
听了这句话,提诺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摸着头哈哈笑道。
“啊~真不愧是王耀先生,这么个小细节也被您抓住了……啊!”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一次,提诺干脆闭上嘴,只尴尬地笑了。
湾湾在纸上匆忙地写下了什么,似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手把稿件整理一下就赶紧站起了身。
“呐,我的稿件好了。”像是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湾湾一边跑一边回头嘱咐着,头上的梅花发卡微微颤动,像是要飘起来一样,“哥哥你不许随便乱跑!我马上就回来,待会儿再和你说!”
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王耀就不明所以地目送着湾湾的背影,有些困惑地转过身来看着提诺,似乎在询问缘由。
“估计是要送给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先生过审吧……这一篇文章他已经毙掉好几次了……”提诺说着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陷入了沉思的状态,“不过……这应该是他对湾湾的看好吧,不用担心。湾湾最近表现还是很不错的。”看到王耀皱眉的样子,提诺赶紧笑着解释道,怕他误会。
“对了,谢谢你把办公室借我们用。本来今天你们放假,待在湾湾的办公桌那里就可以采访了……”王耀突然想起今早来时和提诺遇到的情景,开口谢道。
“不用,这有什么好……”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就听从外面传出一声少女的尖叫声,因玻璃的隔音效果并不很好,听起来依然清晰。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王耀的心脏顿时如同落入冰窖。
糟了,那是湾湾的声音!
想也没想,王耀打开门冲了出去。正想着要往哪里走,提诺就已经跟了出来,一脸紧张地说着“一定是贝瓦尔德那里”就向着声音的来源跑了过去。王耀也紧随其后,丝毫不敢慢怠。
从眼角一闪而过的办公桌如同浮光掠影,白色边框与木质桌板的映像在视网膜上不禁有些扭曲,走廊里的阴影压得人喘不过气,脚下奔跑的声音在耳中无限放大,强烈地敲击着王耀本就躁动不安的心。
千万别是,一定不能是湾湾出事!
湾湾,你一定不能有事!

经过漫长到了似乎不正常的时间,王耀终于看到了写有贝瓦尔德名牌的办公室。门是半开的,编辑部到处是玻璃窗的装饰风格方便地提供给王耀观察的机会,里面毫无疑问是两人在打斗,一名手里拿着特制银色小刀的长发少女正攻击着高大的男人,手无寸铁的男人只好用一幅装饰画框抵挡着,那人想来就是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了。地上散落着纸笔,原本洁白无瑕的纸被踩踏戳烂,变得再无使用价值。
在看到湾湾的一瞬间,鲜活的血液终于开始流动,让王耀的心恢复了原有的温度。虽然湾湾头发稍有凌乱,发饰也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但看上去并无大碍,只是受到了惊吓而已。
王耀迅速地扫了一眼,大概了解了屋子的结构和里面的情况,过去工作积累的经验此刻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现在,王耀早先看到的少女已经占据了上风,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的训练。虽然贝瓦尔德身形高大,可在拳脚方面毕竟还是外行人,估计平时只学了些基本的搏击术,使用起来并不熟练,但仅凭赤手空拳就坚持到了现在真也是难得。
屋子里空间不很大,但足够自己拳脚施展了。只要时机掌握得当,在不伤到自己的前提下把她手里的武器打飞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要保证随后在场三个人的安全,万一少女被逼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么想着,王耀扔下身上略嫌碍事的外套,冲入房间,对着不知所措的妹妹小声说道:“湾,出去!”
刚才还在惊慌不安的湾湾一见到王耀即刻安定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都冷静了许多。也不必再说什么,兄妹间纵是有再多不合,关键时刻总是能够充分信任对方,更何况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点了点头,她马上跑了出去,尽可能不引起那人的注意。
提诺紧紧抱住怀里的外套,像是要把自己的紧张转移出来,但苍白的脸和惊慌的眼神将他担忧的心情暴露无余。
“……怎、怎么办?你哥哥……和贝瓦尔德……”
“没事的。”湾湾镇定地掏出手机,既像安慰又像自豪地笑了笑,“那可是我哥。”
屋子里,少女正步步逼近额上满是汗珠的贝瓦尔德,银色小刀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如同流水在她手间移动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贝瓦尔德只低眼看着面前的少女,并不对她身后的王耀做出过多的表情。这一点很有利于王耀接近少女而不被发现。
“受人所托。”冷冰冰的声音,正如少女手中的武器,清冽无情。
“随意伤人可不太好呢。”
意料之外的声音响起,娜塔莉亚惊讶地转身,同时手腕受了一记狠击,瞬间刀便滑落在地。
不可能!她怎么会没有听到这个人走过来的声音!
这么想着,娜塔莉亚皱紧了眉头,做好了防御的姿势。
现在情况发生逆转,两个人要想联手围攻她,她想脱身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正如她在飞快地想着对策,王耀同时也在警惕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现在,首先要做到的是保证在场人员没有受伤,人员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可以,再抓下她问出幕后是谁指示的就更好了。湾湾应该已经打电话通知港他们了,常理来讲,不出十分钟就能到了。在这之前,自己只要拖延住这个少女就好。
“你明明还小,不用做这些事的。”王耀尝试着开口,打算扰乱她的思路。
“与你无关。”像是嫌他烦人,轻敌的娜塔莉亚缺乏考虑地一拳挥了出去,并没有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做。
王耀相当轻易地闪过了这一拳,与此同时,在与娜塔莉亚擦肩而过的同时向着脖颈后劈下一掌,站定后护到贝瓦尔德身前。
没想到娜塔莉亚只是晃了几晃,并没有如预期中晕倒。她再度迅速地转过身来,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王耀看。
“看来还是有退步了……毕竟是三年了啊……”王耀有点遗憾地说道,不过又再度温和地笑了,“不过下一次我就不会了。”
这是挑衅!娜塔莉亚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句话。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让那个人付出代价,但现在她最先需要做的是完成哥哥交代给她的任务。而且她的小刀现在还躺在地上,她一定要把刀拿回来,那可是哥哥送给她的。
见少女的眼神不断向地上瞟,王耀大概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
现在刀就在两人之间的地板上静静躺着,相较娜塔莉亚,王耀的距离会更近一些。但他不能保证少女不会用其他方式来达成目的,不能冒险把贝瓦尔德暴露出去。
正考虑着,娜塔莉亚突然就冲王耀发起了攻击,出拳迅猛,身形矫健,像是一只有力的美洲豹。王耀一一用手格开,并同时努力保护着身后不知为何脸色越来越苍白的贝瓦尔德。
“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王耀继续尝试着,仔细观察着少女的反应,也在倾听窗外的声音。
“少废话!”娜塔莉亚已经失去了耐心,她狂躁地低喊着,再度挥出一拳。她还从没有被人阻拦过这么长时间,不适应的状况导致她耐性全失。
经过刚才的观察,王耀已经对少女的身手套路有了大致的猜测,他作好了准备,这一拳被他结结实实地握在手中。
娜塔莉亚有些惊慌地望向王耀,见他迟迟没有动手不禁有些迷惑,眼睛狐疑地眯了起来,像是想弄清他要搞什么鬼。
就像是为了回应少女的疑惑,王耀缓缓开口,轻声说道:“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这种代替别人做替死鬼的事情,太不值得了。”
“……这是我和哥哥之间的事,你懂得什么?”娜塔莉亚罕见地对着自己不认识的人说了如此长的一句话,好像这句话具有极为重要的分量。
什么样的哥哥会让自己的妹妹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王耀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手劲也松了许多。
娜塔莉亚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一变化,猛然将自己的手从王耀手中抽了回来,并趁着王耀尚未反应过来弯腰抓起了地上的小刀。
局势再度变化,王耀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居然因听到世上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哥哥而分了心神,只得提一口气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打斗。
有了惯用的武器在手里,娜塔莉亚顿时感到心胸畅快,准备一气完成哥哥的嘱托然后赶快脱身,她已经耗费了太多时间。
几乎是同一瞬间,窗外隐约响起了警铃的声音,一直紧张不安的提诺终于松了一口气。湾湾不停地摇晃着手机,连带着手机链也哗哗响动。无力靠在办公柜上的贝瓦尔德似是安心地闭上眼睛,嘴边露出了笑容。娜塔莉亚不爽地咬了咬牙,更用力地捏住刀。
终于来了。这么想着,王耀也难免感到些许轻松,脸上也隐约浮现了愉快的笑容。
但这对娜塔莉亚而言不免太过讽刺。
“你笑什么笑!”说着,恼羞成怒的娜塔莉亚就挥着刀向王耀冲去。
少许鲜红的血液沿着手侧流了下来,忽略掉外面湾湾尖锐的抽气声,王耀忍住疼痛,举起自己被伤到的手,勉强笑道:“真抱歉,看来你和我一样失误了。”
外面的警铃声越来越响,娜塔莉亚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应再意气行事,先离开这里才是最紧要的。
王耀见娜塔莉亚退到早就拉开的窗子旁,瞬间反应过来她想跳窗逃跑,在她跳出去的同时跑过去用没受伤的手抓住了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出窗外的人,另一只手则撑在窗边,努力保持着平衡。手里硬硬的触感让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抓到她身上的某件物品了。
“放手!”娜塔莉亚挣扎着,手里握着用于逃生的铁篱钩已经成功刮住了楼下的阳台,就差离开了。
王耀怎么可能会听她的,他尽力不动到自己的伤口,冲着后面喊着:“提诺、湾湾!过来帮忙!”
还没等他们应声,娜塔莉亚马上转过身来向着墙壁用力一踹,身上最后一丝衣物也从王耀的手中滑落而出。
“别了。”似是有着一丝得意,娜塔莉亚面对着不知所措的王耀优雅地滑了下去。
王耀看着远处如流水般开来的警车,正想追下去,却在收回手的一瞬间发觉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黑亮的外壳与略硬的触感让他明白过来这就是刚才他从那女子身上抓下来的东西——一部手机。
有了这个找出幕后主使便会容易多了。王耀如是想着,滑开了手机盖。
手机屏幕上显现的桌面背景让王耀原本顺利运作的大脑顿时失去了任何思考空间,他愣愣地盯着手中不过巴掌大的东西,身边的声音似乎无法顺利进入他的耳朵,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录音机初开启时失真的声音。
“哥?你怎么了?”赶过来的湾湾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过多注意手中那个手机,“你的手还好吗?”
甩了甩头,像是要把刚才看到的图片甩出自己的脑海一样,王耀深吸了一口气,以平素惯常的口吻说道:“我没事,手上不过是擦伤。”
同时,鬼使神差般把手机装入了自己的口袋里,没有向湾湾提起。
“贝瓦尔德你受伤了!”提诺高声的惊叹让王耀再度回神,彻底唤起了他以往的行动模式。
“你怎么样?”低头仔细一看,王耀这才发现贝瓦尔德一直捂住的右臂已经有了殷红的印子,扩散迅速,衬衫也已破损,显是刚才被少女所伤,且伤口不浅。
贝瓦尔德勉强笑了笑,声音里有着止不住的颤抖。即使是再坚强的汉子,受了伤也不可能同往常一样。
“还挺得住。”
“请放心,我刚才已经叫了救护车了,马上就到。”湾湾趁机说道,想要缓解一下到处弥漫的紧张感。
提诺的眼睛早已经泛红,像是下一瞬就会流下眼泪。他解下领带,在手臂受伤上方反复打结想要给他止血,手却颤颤巍巍不听使唤。
王耀见状,接过他手里的领带,三两下折好、打好活结,并从地上捡起根笔插入活结内转了个圈以缩紧,成功地止住了血。在这期间,贝瓦尔德仅仅皱了皱眉,不曾痛哼一声。
“你这个傻瓜……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啊!”提诺终于忍不住,胡乱抹着再也无法忍住的眼泪。
贝瓦尔德似是无奈地笑了笑,用手拍拍提诺的头。
“这不是还活着吗。”
提诺哭得更加厉害,干脆扑到贝瓦尔德怀里。而贝瓦尔德也没有在说些什么,只是轻轻地拥抱着提诺,以他自己的方式安慰着。
湾湾偷偷拉了下颇为吃惊的王耀的衣袖,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在湾湾关上门的一瞬,王耀就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是男人,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差点出事也不可能做出扑到对方怀里去哭这种诡异到家的举动啊!
“那个……他们是男同志……嗯……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湾湾犹豫着,斟酌着自己的词汇。
王耀又忍不住扭头向办公室里看去,在已经糟蹋到不成样子的办公室里,那两个人紧密相拥着,就像是夺回了自己这世上最珍惜的宝物。提诺在流泪的同时,也不住地笑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那个……哥……拜托你别看不起他们好吗?他们也并没有做错什么……”湾湾小心观察着王耀的脸色,避免任何可能惹他不高兴的言语。
她喜欢她的工作,她不想因此失去自己已经立足的世界。虽然平日里她没少让王耀担心生气,但她也是希望哥哥能够认同自己的工作,这才答应港会和哥哥在工作地点一起度过一天时间,拉近两人的关系。
王耀在犹豫,作为男性,他真的无法理解那些关系是如何建立的。但是从另一方面讲,他既然不知道就没有随意评价的资格。
如果说众人所认同的事情都是真理,那么当初也不会有进化论的诞生。但他们这样做难道又是合理的吗?就不会有不恰当的地方吗?
王耀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些事情能不能有一个令人满意且合理的答案,他只知道自己对这件事无法评价。
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久到湾湾都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了的时候,王耀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离开这个工作岗位的。”
瞬间,湾湾开心地扑了过去,抱住王耀满是兴奋地说:“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比起那个,你还是先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吧。看你头发乱的。”高兴归高兴,王耀仍是一本正经地解下了湾湾已经松散到快要掉落的梅花发饰,“你这个样子应该也不愿意被那么多人看到。”
“啊!对了!”才反应过来的湾湾赶紧对着玻璃上的倒影用手梳起了头发,好奇心又起,她忍不住偷偷瞄向王耀同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可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大哥同意了呢?”
沉默了一会儿,王耀看着屋子里的两人,有些语重心长地说:“他们,也不容易啊。”
“果然还是大哥明白事理。别人一听‘同性恋’什么的就会在心里给人打标签,就算表面上装着没什么事,暗地里不知道要怎么骂人呢。”湾湾一边梳着头发,一边不甚在意地继续说道,“就算是同性恋又怎么了?人家是犯法还是杀人了?怎么就像是得罪他家祖上十八辈一样,摆张臭脸出来……”
“怎么你今天火气这么大?”王耀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妹妹竟会说出此番话,心里很是诧异。
“上次编辑部里来个人,鬼吼鬼叫着要我们收回一篇文章,说我们写的伤风败俗,违背伦常道德。”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写满不屑的湾湾已经在言语间充分表明点了她的观点。
“我想我明白了……”王耀点了点头,在瞄到港急急忙忙的身影时对湾湾说到,“去通知那两个人准备一下。”
“好的。”在得知王耀允许她继续留在这里之后,湾湾就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情。
门“咔嗒”一声关上,王耀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靠在玻璃窗上,回过头来开始想该如何解决他所得来的战利品。
手插入兜里,王耀摸着已有些发凉的机身,反复思量着他在手机里看到的图片。
那是张全家福,虽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父母双亲俱在,但任谁都可以看出这照片上三个人的亲缘关系。少女站在左侧,右侧是一位看上去较为年长的更为温柔的短发女子,而那中间的人,王耀再熟悉不过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是你第二次给我出难题了。”轻声地喃着,王耀闭上了双眼,等着港和过去的伙伴们走过来会合。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11-8ecb440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