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Eight Stop Fooling Me Around!
抛开自刚才开始就一直压在自己心上沉甸甸的愧疚感,王耀抬起眼来看着虽是面无表情但的确在担心他和湾湾的港,勉强露了个笑容出来,无意识地拿起小银勺不停搅拌着面前还在不断散发出氤氲香气的咖啡。
“哥,你真的还好吗?”
这是港自刚才开始就不断询问的话语。王耀知道得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和他一起长大的弟弟不可能看不出端倪来。但他就是不愿说出让他如此心神不宁的原因来,正如刚才和亚瑟他们汇合的时候,他同样把这件事瞒了过去一样。
原因说简单也简单,因为他不想。说难也很难,比如为什么他会不想。
那张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少女之前有提到“哥哥”一词,而从那照片看来,伊万应是她的哥哥无疑。但是伊万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越想王耀就越觉得自己一向清晰的头脑几乎与乱麻无异,眼前所见到的事物,耳边所听到的声音,都遥远得像是从另一方世界传来。
不,他应该知道伊万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该知道的。只不过他多少不敢相信罢了,不敢相信那个整日与自己嬉笑打闹的小孩子般的人竟会有着如此一面。
为什么自己竟会轻信他到了这般地步呢?他是当过警察的人,怎么会忘记了混这道的人都是有着心狠手辣的一面的?不过才离开了三年,怎么自己竟会把工作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全部忘记了呢?
见王耀面色凝重,湾湾小心翼翼地摇了摇他略显僵硬的手臂,轻声唤道:“哥?你怎么了?还好吗?”
“……啊!对不起,我在想事情。”王耀终于察觉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收心,为避免被看出破绽转换了话题,“港,除了刚才所说的应该是有‘蜘蛛’的人在参与,你们还知道这次这件事的起由是什么吗?”
港听了这话,意外地没有马上开口回答,而是拿起同样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杯咖啡,啜饮起来。
“二哥你倒是快说啊?!”极少见到港这副慢条斯理的样子的湾湾竟忍不住追问起来。
“湾湾,别催他。”王耀冷静地嘱咐着,同样拿起已经失温不少的咖啡,开始加奶加糖。
他喝不惯这种黑咖啡,但是湾湾却特别喜欢,已经和他说过好几次在她工作单位的楼下就有一家特别好喝的咖啡厅,他也曾答应过湾湾有时间一定会陪她一起去。而现在,他们正处在这家咖啡厅一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里。
楼上的现场还在清理中,他们不过是先到这里来休息一下,提诺已经陪着贝瓦尔德去医院进行治疗,不知道情况如何。
“……虽然不应该告诉大哥的,但是既然这件事也和大哥有关,那我就不瞒着了。”喝完这口咖啡,港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开始说道,“据我们初步分析,之所以会攻击身为主编的贝瓦尔德,应该是和最近几期的主题报道有关。这几期以来,报道的重点都放在市内发生的几起案件上,我们手里的资料显示,那些全部都与‘蜘蛛’有关。估计是他们内部有人对报纸产生了不满情绪,所以策划了这一起案件。”说到这里,以平淡地像在述说天气情况一样的口气补充道,“不管成功与否只会激起普通民众对这个组织的负面情绪而已,所以在我看来不过是个愚蠢的计划。”
“嗯,谢谢你肯把这些资料告诉我,那么接下来我想说一些我的想法,你看看我说的在不在理。”王耀点了点头,似乎又恢复了曾经气定神闲的工作状态,“首先,正如你刚才所说的,这个计划是很愚蠢的,仔细想想就能知道了,所以这一定不是组织里有头脑的人所想出来的计划。而这么一件愚蠢的计划竟然也可以找到人来实行,且执行者身手并不差,这就又证明这个人在组织里一定很有地位。在组织里有地位又不够有头脑的,就我们所知,应该是有两个人。”
说到这里,王耀的喉咙就像是被哽住般,突然沉默。
湾湾不明就里地看着,才抬头想问问港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港冰冷的眼神吓得乖乖闭嘴。
就算不知道前因后果,只要一想到这份情报的来源,港就明白了。一直在旁的他清楚地知道那件事对王耀而言是个禁忌的话题。
“抱歉……又想了多余的事情。”心里的声音实在压得王耀难以忍受,不禁深深叹息出声。
港有些不忍,终于劝道:“哥,你这又何必。本田菊自己背叛了他的责任,与你并没有过多的关系。”
这时坐在一旁心里一直忍着没有发作的湾湾突然明白了港刚才的用意,计划着待会儿要怎么惩罚他的心思顿时停顿下来。她虽然和两位哥哥走的职业道路不尽相同,前些年又少和家里联系,知道的事情不如港详细,但这件事对王耀的影响有多大她是完全清楚的。
甚至可以说,她长这么大以来从没有见到过那么消沉的王耀。在她心中,王耀一直是那个整日忙碌、对她百依百顺的哥哥,那个似乎永远不会被任何事情打败的哥哥。所以她才会这么任性。
“没事的,我不过是觉得,如果当初我要是再多坚持一下,说不定本田他就不会被派去那次任务。本来我就觉得他还没有准备好,如果我当初再多坚持一下……”王耀苦笑着摇了摇头,混杂着无奈与自责。
“已经过去了,哥。”湾湾无意识地把手搭上王耀的肩膀,轻轻拍着,像是要拍去他身上不快的情绪一般。
港更是向前倾出身体,语气里带上了不曾有过的急切。“湾湾说的对。哥,你必须走过这一关,要记住你对他的指导已经非常到位了,他会离开是他自己的原因,与你是无关的。”的确非常到位,几乎所有的人都快认为本田菊才是他的弟弟了。
“好了我们不提这个话题了,继续。”深呼吸了几下,王耀甩开遮在自己眼前的碎发,继续说道,“他们的目的是让报社闭嘴,或者说是想要威慑的效果,所以会选在人最少的假日里来。不过,这正是一个制造舆论的大好时机,警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最好是报道贝瓦尔德受伤严重,报社需要暂停几天以恢复正常工作之类的新闻。这城市里的民众们对这份报纸多少都是有些感情的,这样一来,像之前调查中所遇到的不配合应该会减少许多。至于贝瓦尔德那边,派几个人守在他病房里,保护好他的安全。”一口气说完,王耀拿起咖啡喝了一大口润滑自己愈发干燥的喉咙。
咖啡厅里并没有多少人,服务生也只是百无聊赖地站在吧台前擦着玻璃杯,音量适中的音乐成了他们这番谈话最好的遮掩物。
“嗯,似乎有些道理。”港慎重地考虑过后,点了点头,“我会和他们说的。”
“那我先回去了。”
王耀的这句话让港和湾湾吃惊不小,特别是湾湾,满脸惊讶的神情简直遮掩不住。
“大哥!你今天这么快就要走了?!”
“对,我刚才想起来有些事需要确认。”王耀有些不舍地看着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的湾湾,还是咬了咬牙,“笔录也算是做过了,那我就先走了,不用担心。”
港目送着王耀的背影,眉头竟少见地蹙了起来。
湾湾见王耀出了大门,赶紧探出身子低声询问:“大哥最近怎么了?今天看他好反常的样子,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港犹豫再三,说出令他自己都难以启齿的实情。
“你不知道?我以为你和大哥的关系很好的!”惊诧地瞪大双眼,湾湾靠回座位上,看着玻璃窗外还仍能见到一丝踪影的王耀,“那岂不是……岂不是这段时间以来……大哥都是一个人……”
没有应声,港仅是再度拿起了咖啡杯,和着苦涩冰冷的液体将自己想要辩解的话统统咽回肚子里。
湾湾皱紧了眉头,咬住下唇,像是在反省什么。
沉闷的气氛一直盘旋在两人之间,久久不散。

他要说什么?见到那家伙的话,他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好?
几乎是一走出咖啡厅的大门,王耀就再也控制不住如脱缰野马的思绪。焦躁不安的情绪催促着他赶快准备应对措施,可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去找他,把话挑明。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回家。而这,也只不过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整理下思绪。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如何上的计程车,也不记得整个路程是怎样熬过来的。当他醒过神的时候,发现手已经搭在自家大门上了。
王耀深深吸了几口气,努力使心脏此刻混乱的节奏逐渐恢复规律。说不清为什么,他没有去掏钥匙,而是尝试着扭动门把手,竟顺利地把门打开了。
门是开着的。伊万在家。
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王耀的心头同时掠过了不安、紧张、欣慰、沮丧等等情绪,五味陈杂,说不清道不明,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般反常是为了什么。
“谁?”从屋子里探出了一个头发略显凌乱的脑袋,笑容依然是王耀所熟悉的,“啊~耀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王耀惊讶地发现,嘴巴竟先于自己的思维活动流利地回答着,“你今天没出去?”
像是没看出王耀与平常有什么不同,伊万只是笑笑,把手上的一块不知是什么的布随手放在桌子上。
“我今天不用出去,所以就在家里休息了~”
“你在收拾屋子?”认出那是自家刚换的新抹布,王耀实在无法掩藏自己的诧异,吃惊地问道。
伊万笑得格外开朗,像是在等待表扬的小孩子。
“对呀~我看你这几天都很忙,家里都乱了也没有收拾,正好我今天有空,就收拾一下咯~”
“是这样,还真是麻烦你了。”随口应着,王耀脱掉自己的外套,随手挂在墙上,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
“没关系,反正我又不是天天做~”满是无所谓地说道,伊万又偷看了眼王耀,好奇问道,“怎么了吗?”
“……我今天去见我妹妹了。”思前想后,王耀还是决定直说。试探伊万的反应是他目前最想做的,不得不说,多半是因为他发现自己非常想知道伊万会怎样反应。
“我知道,你提到过。”伊万再度笑了,不过这次却并非是发自内心,“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以为你打算和你妹妹待到很晚的……”说到后来,伊万的眼角不着痕迹地抽搐了一下。
王耀抬眼看着对这个话题貌似不很感兴趣的伊万,犹豫之余再度开口。
“伊万,你也有妹妹对不对?”
“嗯?怎么?”伊万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走近王耀身边,低头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我想……”王耀暗吸一口气,毫无畏惧地抬起头来,直视着伊万的眼睛,“你妹妹今天在《小城》编辑部出现了……对不对?”
伊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挑起了嘴角,弧度一点点加大,过程清晰可辨。
同时也让王耀感到寒冷刺骨。
这不是他看惯的笑容,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伊万。
“哦~原来耀今天看到我妹妹了呢~”伊万愉快地笑着,深紫的眼眸里却不见一点光亮。
瞬间变得欢快的声音与刺眼的笑容让王耀无法再继续冷静下去,屈于冲动的念头,他伸手抓住伊万胸前的衣料,难得以指责的口气大声吼道:“你这混蛋!你怎么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伊万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收起了满脸虚假的笑容,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我说过,别过多涉及我的事情。这对你没好处。”手上的力道一分一分加大,简直是要捏碎骨头般拉开了王耀的手。
王耀难受地皱起了眉,却丝毫不在意这些,而是脱口而出:“可她是你妹妹!”
“她知道我在要求她做些什么。”松开了手,伊万冷淡地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冰冷。
“……你简直不可理喻……”王耀语结,惊讶地瞪着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低声喃出了几句,渐渐听不清晰。
伊万听了,再度低声笑了起来。肩头微微颤动,远远望去却是与哭没有差别。
“……那么,是不是我又该搬家了?”伊万回过头去望着洁白的墙壁,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耀不解地看着伊万的动作,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手上那发红的几道印子。
“你既然已经知道这件事与我有关,也应该是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吧。”伊万继续说着,听上去竟像是有着一丝落寞。
像是被猛然一击,王耀本已垂下的头再度抬起,摸着现在依然静静躺在自己兜里的手机。反复张口,却又最终选择了沉默。
他该怎么说?他能怎么说?这件事违背了他毕业时所发过的誓言,也违背了他一直以来做事的准则,更违背了自刚才开始就不断向他叫嚷的良心。而他却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甚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虽然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但是还是希望你以后别再多管闲事了。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有更麻烦的事会找上你哦~”伊万转过身来,又恢复了平常略带玩笑的神态,虽然握紧的拳明确地传达了在忍耐什么的讯息。
该怎么办?手机要不要还给他?就算不还,自己留着又能怎样?总不可能再回过头去对伊丽莎白他们说是自己忘记了。毕竟谎言就像是雪球,越滚越大,越来越难以弥补。
那手机现在就像是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给他带来无法想象的难堪。又像是块赤红的烙铁,不停折磨着他的冰冷的手与他伤痕累累的心。
考虑再三,王耀还是掏出了手机,递给伊万。
几乎是惊讶地看着王耀的举动,伊万缓缓地伸出手,接了过来,同时不可置信地盯着王耀看。
脸像是有火在烧,热辣辣的,半是尴尬的王耀只得硬着头皮问:“怎么?你想说什么?”
“……我以为你应该把这个交给警察?”摇了摇手里的手机,伊万再度精神起来,略带喜色的笑脸让王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想要就让我把那个交出去好了!”愤愤然地跺着脚,王耀冲上前去作势要拿回手机。
伊万向后撤步,迅速抓住王耀的手,同时收好手机,笑容满面地说道:“不可以噢~耀既然已经还给我了就不可以反悔了呢~”
“那就少说废话!”几乎是恼羞成怒的王耀甩开伊万的手,“我还没问清楚你为什么要刺杀贝瓦尔德你就别来问我!”
伊万啧了啧舌,摇着头说道:“没有哦~贝瓦尔德一开始也只是打算让他受点伤而已,并没有要刺杀他哦~而且这两个问题不是一个性质的哦~”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那个问题算是什么性质的?”越来越气不过伊万那副悠哉样子的王耀干脆继续追问这个话题,“故意伤害罪?扰乱公共秩序罪?你敢说吗?你能把实话都告诉我吗?”接连而来的问题是王耀混杂着失望与不满心情的写照,也是王耀难得感情失控导致的结果。
听到王耀这番话,伊万脸上不止的笑意渐渐开始凝固,原本才放松不久的气氛又逐渐紧张起来。
“你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难道你知道了就能帮我了吗?”略微放缓的语气带有些许嘲讽的意味,半垂的眼睑下藏着的是无奈,“不过是我自己的事情而已,也用不到别人来替我担忧。”言语之外,满是对自己现状的自嘲自弄。
王耀看他这样,心里不免也沉重了许多。“你为什么一定要走这条路呢?其他路也不是走不通,怎么偏偏要把自己逼成这样呢?”
“这件事成功以后,我的办事能力就会得到信任,这样一来……”
伊万正说着,就被王耀打断了话头。
“退出那个组织吧!”不知为什么,此刻的伊万让他想起来刚潜入“蜘蛛”组织内部时的本田菊,两人同样的神情让他瞬间难以分辨。
缓缓地叹了口气,伊万似无奈似烦躁地挠了挠本就不甚整齐的头发,显得更加凌乱。
“我不是说过,我是有事的,随随便便退出之前所作的就都白费了。”
像是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冰凉的温度自指尖蔓延到全身,让王耀几乎无法呼吸。
“退出吧,等到你完成了你想做的事,再退有可能就来不及了……”一样……几乎一样……两个人说的话几乎一样……
伊万皱起了眉头,温红色的嘴唇抿紧又松开,犹豫着要想说什么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王耀看他如此,干脆开口问道。
“……我想,这是我自己的事,应该由我自己做主吧。”不知当不当说,伊万反复摸着自己裤兜里微微突起的手机,头一次开始犹豫起来,“你就别管了。”
听着这句话,王耀愣在了原地。
他没有想到伊万竟会这么回答他,无论是怎样的答案,都比现在这个好上千倍百倍。现在这样,真是让人感到……莫名的愤怒!
就像是有股邪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王耀瞬间感到大脑一片空白,嘴唇发抖,似乎全身都沉浸在愤怒的浪涛中。哪怕这怒气来得如此突然,让全身都微微颤抖到了无法行动的地步。
半晌,他才控制住自己,缓缓说着,眼光也冷了许多。
“那好,我不管了,再被我发现什么也不会帮你藏了。你以后好自为之。”
说完,走进自己的房间,再也不想见到伊万一样狠狠地甩上了门,留下伊万一个人呆站在客厅。
“不想让你也牵扯进来,所以不希望你插手啊……”几不可闻地轻声说着,伊万看着房门的方向,不知是想为自己辩白还是仅自言自语,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进去解释。
墙上挂着的时钟依旧“嘀嗒”作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般,继续记录着时光的流逝。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12-588d3a7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