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Nine
咳了几声,王耀抹去脸上滑下的汗,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以压制自己嗓中隐隐的骚动。
正炒着菜的托里斯听到声响转头看了看,关心地问:“王耀先生,您生病了吗?”
“没事,只是烟有点呛到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忽略掉托里斯满是担忧的神情,王耀继续用力揉着面前案板上的面团。
穿着一身干净的厨师装的爱德华拿着一盆刚洗好的蔬菜走了过来:“王耀先生已经咳了有一会儿了,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吗?”说着把手中的盆子放到桌台上。
王耀笑了笑,对爱德华摇摇手,表情手势都像是在表明些什么,却又不打算开口解释。
自从这三人来了以后,就算弗朗西斯一如既往的不在厨房里,餐厅的工作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令人头痛了,让王耀一下轻松了许多,却也不适应起来。
虽然能够悠闲地完成工作,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连轴转,甚至还能有多出来的休息时间,让他偶尔对着面前的案板发呆,不知该做些什么好。但这样的一切都让王耀感到不可名状的烦躁。
起码现在,他不想有自己的空余时间。那意味着他会不断回想起两天前和伊万发生的不愉快。
或许是自己太自作多情才会误以为自己有必要帮他瞒下那一切,其实仔细想想,伊万和他并没有过太深的交集,顶多也就是那天帮他挡下那些追兵的时候让两人多多少少走得近了,但那并不意味着自己就会得到他的信任不是吗?
就算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已经一个多月了,也不代表两个人就会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不代表彼此间毫无隔膜。伊万不知道自己曾经的身份,若是知道了,恐怕就会以为自己是刻意接近他的吧?说不定……说不定就会像那天一样,只不过伊万不会收手罢了。
“王耀?”推开后门进来的弗朗西斯稍微顿了脚步,随后径直走到正皱着眉用力揉面的王耀跟前,摇了摇手里的手机,“伊丽莎白找你。”
有着些许的惊讶,王耀挑了下眉,看弗朗西斯一脸严肃的神情抹了抹手接过电话。
“喂?”
“王耀,你最近怎么样?”
依然如同以往一样开朗的声音,让王耀听了不禁有了一点慰藉。
“还好啊,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哈哈,还不是因为你太能惹麻烦。我都担心会不会有哪一天你就消失了呢~”满是调侃的语气让人一听便知其下的含义。
王耀微笑着摇了摇头,自早上一直以来都显得毫无生气的脸终于缓和了许多。
“行了,这话你还真是……都说过多少遍了……”
见王耀的情绪不再那么低落,爱德华对双手撑住桌子的弗朗西斯说:“幸亏有这个电话啊,不然王耀先生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和过来。”
“谁知道。”弗朗西斯无奈地摊摊手,“他过去很少有情绪这么不稳定的时候,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了。我也不好问,毕竟以他的性子,我问了也不会说的。”
举着托盘刚进来的彼得把脏盘子放进水池中,冲弗朗西斯这边望了下,眼珠子转了转也走了过来。
“怎么样了?伊丽莎白都说什么了?”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彼得把托盘随手放在桌子上问道,“前几天不是说组里面要进新人?”
莱维斯把早已做好放在桌子上的菜肴依次放进托盘里,也好奇地竖着耳朵听。
“也没什么特殊的。不过我记得好像有个新人表现很突出……”弗朗西斯想了想,耸了耸肩,“哥哥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毕竟那和我们无关。”
“什么啊!”彼得大叫,满脸懊恼的样子,“亏我还等着你回来告诉我呢!”
“彼得,该去给客人们上菜了,不然他们会着急的。”莱维斯拿着托盘,不自觉地打断了彼得还未开始的连篇抱怨。
先看看弗朗西斯,再看看莱维斯手上的托盘,彼得赌气般一把抢过托盘,昂头走到门口,想了想,扭过头来冲着弗朗西斯做个鬼脸。
“真看不出来他都快17了。”在彼得走出门口后,弗朗西斯发出了如是感慨。
“是啊,他还只是个孩子啊。”莱维斯微笑着说道。
弗朗西斯表情复杂地盯着看了他一会儿,一旁的爱德华忍不住抬手扶好从鼻梁上不小心滑落的眼镜,托里斯尴尬地笑着。三个人相互看了看彼此,随即决定还是忽略那强烈的违和感,让莱维斯继续无自觉下去。
“好了,哥哥我要开始充满干劲的工作了!”
“我该去切菜了。”爱德华点点头,转身走了。
“呃......我也该去继续炒了。”托里斯干笑着走开,没有理会莱维斯一脸疑惑的神情。
看着分别去干活的大家,莱维斯摸了摸鼻尖,只好把疑问咽回肚子里,也开始工作起来。

湾湾无意识地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认真点着头。
“嗯,好的。我知道了,哥你也小心。”
放下电话,湾湾转身和提诺笑着解释道:“刚刚是我哥,也就是上次那个来做笔录的。他和我说最近应该是没有什么异常,那个组织近期很安分,不会再有人来刺杀贝瓦尔德了,让你放心。”
提诺马上开心地笑了,就像个孩子一般灿烂,丝毫看不出来上级的架子。
“太好了!湾湾,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湾湾拿过手提包,掏出日程本看今天的行程,“我不过是个传话筒,真要谢你该谢我哥。一个救了主编,一个在保护他。”说到这里,湾湾歪过头看躺在床上熟睡的人,“不过港是警察,保护他也是应该的。”
“你和你哥哥都是该谢的,如果湾湾当初没有请你哥哥来编辑部,贝瓦恐怕就......”提诺走到病床边,给熟睡中的贝瓦尔德掖了掖被角,“而且你还来看望,这对我们就已经是很大的安慰了。住在这里,通讯和见面就好像是被封锁了一样,都没有什么人来。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们?”被勾起了好奇心的湾湾放下日程本,“就是您曾经提起过的?”
“嗯,是我的好朋友,不过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就没再见过了呢……”提诺像是回忆又像是叹息,口吻里也带上了一丝伤感,“好想再见他们一次呢……”

伊万站在大厅之中,接受着四面八方投过来的扎人的视线。这是检视,他明白,但却止不住在心里像毒素一样悄悄蔓延开来的烦躁。
“这家伙?”棕色短发少年一脸不屑地看着,年纪轻轻却坐在上位,脸上的神情让伊万直想把他拽下来踹两脚。
“哥哥不要这么说咩~”另一个长相极其相似却看起来傻乎乎的少年替伊万说了话,“这次的任务他完成的不错啊。”
“呸!这也叫不错?!我明明是说干掉那个话多的家伙,他却只划了道口子!”先前的少年拍了下桌子,一副急于问罪的架势。
这时,从角落里走出个身形壮硕的男人,满身壮实的肌肉让人一看便知道这人不可轻忽。而少年见他走了出来,脸上也由刁难迅速变成了提防。
“想要说别人怎样首先要自己做出个样子来吧?从小时候就干不好什么事情的你,似乎没有资格说别人吧?”满是调笑的语气和一脸嘲弄的表情让少年迅速瞪圆了眼睛却又什么都不敢说,气得红了脸,握着拳头浑身发抖。
一位笑得爽朗犹如热带阳光的男子拍了拍少年的肩,似是在安抚他的情绪。
“好了,塞迪克你就别说了。罗维诺小时候的事……也已经过去很久了。”
听了这句话,罗维诺转过身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瞪了出头帮他说话的人一眼。
耸了耸肩,被称作塞迪克的人没有在意这些,继续说道:“我觉得,这次行动的效果比原先的更有威慑力。那主编真要是挂了,咱们身上可就又担了一条人命。和咱们无关的人杀了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端了警察局呢。”
“塞迪克,你这个说法更不可行。”原本一直认真在听的的路德维希马上开口打断,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前面我也觉得有些道理。”
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塞迪克笑得全无之前充满压迫感的气势。
“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你这家伙就是太认真了啊。”
“……白痴……”坐在椅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突然冒了这么句出来,让伊万小小地诧异了一下。
“果然他就算是在说梦话的时候都能这么惹人讨厌啊。”塞迪克咬牙切齿地说着,每个字都变得破碎不堪,像是代替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受过一样。
一直静静坐在上位的人此时终于开口了。
“别偏离了我们这次开会的主题,塞迪克。我知道你和海格力斯关系不好,但请别现在吵起来。”
收起了手上的青筋,塞迪克揉了揉额角,无奈地缓了一口气,做出抱歉的神情。
“于是,你们觉得他……”说到这里,那黑发的亚洲人示意伊万走到前面去,面对所有人站好,“能否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
发现所有人都以审视的态度看着他的同时,伊万再度感到不可抑制的烦躁,恨不得让他们快些作出决定。
他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躲了四个月,忍了四个月,天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忍过来的,莫名其妙被人挑衅,莫名其妙被人追打,甚至还同意执行这项离谱到家的任务,要不是因为有耀的陪伴……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自嘲。
呵,都快忘了。现在就连耀也不理他了。
脸上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哪怕捏紧的拳头上布满青筋。
“反对。”罗维诺一脸不爽,双手抱胸仰坐在椅子里。
“同意。”塞迪克故意唱反调一般说道。
路德维希拧紧了眉头,明显是在慎重考虑。
一直保持均匀呼吸的海格力斯在这个时候缓慢地抬起了手揉眼睛,打个哈欠,吐字清晰地说:“嗯……同意……”
“喂!他根本什么都没听到!这票不能算的!”罗维诺猛地从座位里站了起来,毫无礼貌可言地指着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了的海格力斯。
“算了算了。”依然一副和事佬笑脸的人再度拍了拍罗维诺的肩,“反正海格力斯说的基本上也不会算的,本田菊可是明白事理的呢~对吧?”目光一转,看向安然坐在原位等待他们得出结论的本田菊。
或许有很多人看他平时好说话的样子以为他没有什么真本事,但实际上,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被更改。
“好吧,既然海格力斯没有听全,这一票暂且算作废。”本田菊皱了皱眉,答应了安东尼奥看似温和的要求。
“那安东尼奥是怎么想的?”见同意自己的一票被当做废票处理,塞迪克皱了眉。
“……嗯,这还真是个问题呢。”一向摆出开朗笑容的安东尼奥这次像是苦恼地摊了摊手,“让我考虑一下。”
罗维诺哼了一声,再明显不过地提示着他跟着自己选。
“好了,我想好了。”路德维希收起了满脸的严肃,“我同意。”
“什么?!你这个土豆混蛋居然敢同意!”炸了毛的罗维诺才刚得意于之前的胜利,就又愤怒地跳了起来。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可以的。”路德维希顿了一下,满是认真地说,“能把那个任务执行到这一步,算是他能力的体现了。”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你要敢跟着这个土豆选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猛一转身瞪向坐在路德维希身边的人,连名带姓地叫着他的名字。这次罗维诺算是开始赤裸裸的威胁了。
“那……哥哥……那……我……”费里西安诺为难地看看路德维希,再看看怒气冲天的哥哥,无奈地说,“那我弃权好了。”
脸上原本就不算真诚的笑容变得更加虚伪,伊万十分欢快地问道:“请问一下,罗维诺·瓦尔加斯先生,我是有什么地方惹到你了吗?”
看着笑容满面的伊万,刚要开口说话的罗维诺突然打了个冷颤。
一直在考虑的安东尼奥看着伊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嗯,虽然我很想让你过,不过……”说到这里,安东尼奥看了看罗维诺,暗有所指的表情,“抱歉啦。”
感到自己头上浮现了隐藏不住的青筋,伊万勉强维持着笑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下,被那家伙影响了的就有三票了。
两票支持,两票反对,一票弃权,一张废票。这情况还真僵持。
感到有些头痛的伊万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现在票数平均,就差谁做出个决断了。”安东尼奥看着台上的人,满是好奇地问道。
毫无疑问,在场能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就只有本田菊了。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13-4d9d68f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