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Ten
“厨房里的材料用得差不多了,谁去买点什么回来?先应急用。”爱德华检查着冷藏室里的存货,略微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我恐怕晚上还没到,菜却无法上桌了。”
弗朗西斯停下手里的动作,将刚切好的肉丁放入小盘里,抹了抹手,不在意地说:“那就去买,看看单子上今天是谁负责就让谁去吧。”
一直沉默地坐在一旁皱眉的王耀听了他们的话,马上站了起来,语调里带有一丝迫切。
“我去吧!再不让我动动我就该长毛了......”王耀一边说,一边绕过大半个厨房去拿东西,顺便瞄了眼爱德华手里的单子。
弗朗西斯的眼神暗了一下,马上就要出口的拒绝却又在考虑半秒后消失不见。
“那你快去快回,别太晚了。不然就我们几个怕是忙不过来。”

王耀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笑著回答:“知道了,我可是比你大呢,别总拿我当孩子似的嘱咐个没完。”
耸了耸肩,弗朗西斯又是那一抹痞痞的微笑,像是在说“我可没有,是你多心了”一样。
“啊,对了。这次我还会买口锅回来,现在的那个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了。”王耀换了衣服,随手拍着衣服上皱起的部分。
“今天就要?”托里斯颇为惊讶地问,像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向温和的王耀竟会突然说出“无法忍受”这种话来。
“嗯,就是今天。趁着我出去也就一并买了,这么一来倒也省事。”王耀笑笑,没有意识到大家吃惊的神情,“那我先走了,会尽快回来的。你们可别偷懒啊!”
丢下句玩笑话,王耀就匆匆离开了厨房,留下四人大眼瞪小眼,一时缄默。
“王耀先生看上去很不对劲啊。”莱维斯怯生生地开口,看向众人。
叹了口气,弗朗西斯拍了莱维斯稍嫌窄小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你来到这里之后说得最正确的一句话。”

用可以让自己平缓下心态般慢悠悠的步子走在人流较显稀少的市场,挑了些看上去蛮新鲜的蔬菜与肉,付了钱,又开始漫无目的地乱走。
是的,其实他只是想找个出来走走的机会,不过在那么多人面前他说不出口。一旦问起原因,他该怎么回答?说是因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某人执意要往危险的地方闯自己拦不住所以两个人闹崩了?还是说因为对方的如愿以偿所以自己更加无话可说只有每天冷着脸装作从此以后各走各道?
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他本不是这么容易受影响的人,从何时起竟也如此犹犹豫豫不知所措了?
余光突然瞄到一个路边小摊上的黑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摊主见有人关注,连忙开始推销自己的货品,脸上堆满笑容。
王耀却没有管太多,冲着那个黑影直直走了过去。那是一口锅,一口很大的锅,让人一看就知道这绝非是家用物品。若真要说还有的话,或许在偏远山区的农村家灶上倒是还会有这东西的身影了。
“这东西多少钱?”王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凉凉的手感与坚硬的触感让他瞬间对这个东西产生了好感,竟动了买的念头。
虽说这地摊旁边八成没有什么好货,但这口锅他却是怎样都放不下,总觉得要带在身边才安心。尽管这锅比起店里那些档次明显低了一截,不过王耀已经决定了,如果大家都不同意报账的话,大不了这钱自己出便是。
“这锅我要了。”
忽略掉摊主滔滔不绝夸赞自己商品质量的话,王耀交了钱,拿起锅来掂了掂,发觉没自己想象中的重,于是对这锅又多了层好感。
找了个方便些的姿势,王耀反着手像是背着包一样拿着那锅再度上路,手中沉了不少的分量提醒着他该赶快回去了,但心里却轻松了许多。
走了一会儿,午后的阳光晒在身上,也让王耀周身出了一层薄汗。正当他开始反思自己怎么会不知不觉走了这么远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丝熟悉的声音。
扭头四处看了看,确认了自己身边的确没人。王耀摇头叹了口气,暗自谴责自己这几天不该胡思乱想,导致此刻自己竟然出现幻觉。
不过一瞬,王耀就看到了从小巷子里飞奔而出的伊万。
顿感无语的王耀满头黑线地看着对方气喘吁吁地跑到自己面前站定,一脸开心又为难的表情问道:“怎么耀你竟会在这里?”
“正巧路过。”王耀语气冷淡,眼睛不断瞟向他身后,奇怪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凡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伊万是在被人追赶,以他的性子可不会做带着围巾跑步的这种行为,更不用说现在这般狼狈的状况。若真要说他狼狈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过那么一次……
难道说……又是那三个家伙吗?
大口喘着气平复自己的呼吸,伊万头一次有些不知道该先做什么好。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看过王耀了。每次回家的时候他总是早已睡下,桌子上总是留有饭菜和一张纸条,看似亲近,实际却疏远了许多。难得自己能够早回家的时候王耀却又不在,回来了也只是板着一张脸,吃饭的时候也是,甚至连张好脸都没给他见过,他简直要怀疑这不是那个他认识的王耀了。
而现在,虽然同样脸上无任何表情,但眼中透露出来的关切让他瞬间心安了许多。
只可惜,现在不是适合停下来闲聊的时候。
“耀,我现在……”
话还没有说完,王耀就接过话来了。
“是那三个人?”
伊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回答:“耀果然聪明。”
“往那边,那边路形比较复杂,一般情况下可以把人甩掉。不过也经常会有一些货物挡路,你自己小心。”王耀用眼神示意着,说完就抬脚准备走人。
伊万望向王耀所说的方向,那片地带距离一家大型超市很近,想必所说的货物就是指超市进货时没有及时入仓的那些了吧。虽心底不自觉升有几分敬佩,心下一回转,看回王耀的眼神却多了三分笑意。
“说不定我会迷路的,耀既然这么熟悉情况,还是帮我带路吧~”说完,伸手一抓就把刚走出没几步的人拉了回来,甚至没有给他抗议的机会,抓住他的手腕就跑了起来。
气恼的王耀碍于自己满手的东西一时不好发作,外加深知此时不能耽误伊万时间,否则被追上不知会造成怎样后果,只好配合着先跑。他自己倒是不怕什么,那些人的目标不是他,就算打不过,脱身总是绰绰有余的。问题在于手里这堆东西和眼前这个高大的人,手里的东西容易被误伤,若是丢了碰了,不免浪费,而眼前这家伙则是那些人的目标,只怕他们不达到目的不会善罢甘休。
沉默地跑过几条街道,左拐右拐奔入被众多货物包围的狭长地带,伊万终于肯松开手,回过身将王耀上下打量一番,好似才发现一般惊呼:“天啊,耀你一直拿着这么多东西吗?”
“得了,你少装。”王耀撇了撇嘴,说他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竟是就这么放过他了。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确认所带东西有无减少,自然娴熟程度让伊万忍不住将嘴角的弧度又扬起几分。
“于是,这次又是怎么回事?”确认完所有物品均完好无恙的时候,王耀拍了拍袋子以满意的态度舒了口气,得空抬头问道。
伊万似欣赏似贪婪地看着王耀的一举一动,口气中带有一丝玩笑地说道:“还能怎样,今天出门不幸踩到黑猫尾巴了,结果就在路上遇到那三个麻烦家伙。”
“那你就不停逃?”不知怎的,王耀突然很想讽刺下从开始到现在伊万都一直打不过对方的事实。就像是心里有股气,不断诱惑他鼓动他以平常不会有的口吻刺激着自尊心很强的伊万。他知道伊万避开那三人,不做无谓的打斗其实是明智的选择。可惜他已经很久没这么不理智过了,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眼前这人导致的……这么一想,似乎自己这种失常举动其实也很正常?
“耀还在生我气吗?”脸色变了变,最终却定格在无奈的伊万叹了口气,没有接下王耀的挑衅。
王耀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身后就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
“混账家伙,别以为你能跑到哪儿去!”
还在想是哪个家伙在跑动的时候还能这么有底气地喊话,目标人物就已经出现在他们眼前。
标志性的刺猬头,看上去就是一副傻气十足却又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知这样的人怎么能和伊万扯上关系。再仔细一看,王耀顿时有了浑身脱力的感觉。
“喂,我说……”王耀压着嗓子悄身问道,“他手里拿的那个……我没看错吧?”
“是的是的。”伊万同样满是无奈却又好笑地回答,“就是那个赶得我到处跑的。”
王耀了然地点点头,心里也明白怎么伊万会甘愿被追得如此狼狈了。谁承想在现在这个文明社会里居然还会有人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乱跑呢?
“话说这家伙拿着这么大一个东西居然没有警察拦他吗?”王耀又想起了些事,继续问道。
伊万耸了耸肩,事不关己般说道:“现在看来,明显是没有呗~”
追过来的那人疑惑地看着多出来的那个亚洲人,原本的计划被突如其来的变数打乱,竟一时间愣在那里,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跑步声逐渐停下来,另两个人从众多的箱子后慢慢走了出来。
王耀仔细地打量了下,站在前面的人虽然身形娇小了些,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凛冽气息却让人不可小觑。而他身后那个小家伙,仅从相貌的相似度上就可知两人的亲缘关系,这么一来,大概也就明白这三人之间到底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了。
“诺、诺威,这个……”那人转过身去,为难地对身后的人说,“这该怎么办啊?”
被称作诺威的人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人立刻住了嘴,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
向前走了几步,诺威镇定地开口,气氛瞬间严肃了起来。
“我们的目标只是他,如果不想被牵连就快点走开。”
很是简单明了的话语让王耀瞬间挑起了眉。这个人倒是很讲理,不牵连无辜,同时也能给他们省去多余的麻烦,但是这一切在他身上却造成了反效果。先不管自己现在这副怎么看也不像能应战的样子,心底那一条小小的线被牵动了是不争的事实。
有多久了?自己不得不收敛身手,隐藏自我以求得那片刻的安稳?又会有多久,自己将不得不接受未知的忍耐?
或许,此刻正是上天馈赠给他的一个小小爆发的机会。
“抱歉啊,不过你们不知道。我和这家伙是住一起的,如果他有什么麻烦我也会很烦恼的。”
说这话的王耀不知道,身后的伊万此刻惊诧的表情。
诺威皱起了眉,本来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也不自觉抱在胸口。
这样一来,情况会变得很棘手。本来他们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会不得不整天东奔西跑,如果再伤到了完全无关的人,那该怎么办?
“诺威……”丁马克小声说道,“这下该怎么办?那人看起来和那里应该无关,难道我们也要……?”
“啧,似乎也没办法了。”诺威攥紧了拳头,眉间出现了不深不浅的一道沟壑。
王耀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伊万从后面走了几步上来,小声问着:“耀,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其实你不必……”
“住嘴,别忘了你当初路都走不动的时候是谁在照顾你。”王耀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所以,我可懒得再背你走回去了。”
伊万像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脸上的肌肉此刻完全不受他本人控制,应该说,他也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了。
本想再说些什么的王耀扭过头,却被眼前那人的傻笑吓到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好机会!”丁马克趁着他们愣神的一瞬,举起斧头毫不客气地冲两人砍来。
王耀皱紧眉头,把手里的东西向伊万身上甩去的同时推了他一把,同时自己扬起手里的锅,硬生生地迎了上去。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丁马克和王耀都吃惊地睁大双眼:那口锅居然完好无损!
原本以为买的地摊货质量一定好不到哪里去,自己也打算豁出去了大不了再买口新的才决定用它抵挡,没想到这锅遇上这么尖锐的斧子攻击居然都没有事情!
眼睛瞬间晶亮了许多的王耀宝贝似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锅,丁马克显然又被这锅出乎意料的坚硬程度杀了个措手不及,愣愣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丁马克,别傻站在那里,动手。”诺威缓缓地走了上来,摆出了预备姿势,冷冷的神情倒更有一股肃杀的味道。
才反应过来的丁马克急忙应声,再度挥起了手中的斧子,又向王耀劈去。
伊万一看,着急地把手中的袋子随处一扔,赶上前去想要帮忙,却被诺威半途截住。
远处的小个子依然站在原地,并没有上前的意思,倒是仍看着来路的地方。
手里的中华锅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王耀本人都没有想到这口锅使用起来竟是如此的得心应手,本就不算沉的重量加上不错的质量,再将锅本身的弧度考虑在内,防卫起斧子来竟是方便得很。
丁马克焦急地挥着斧头,头上的汗越来越密集,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凌乱起来。
伊万在一旁招架着诺威的攻击,偶尔看向王耀那边,却发现他竟是嘴角噙笑的模样,似乎全然不将对方放在眼内,心里不自觉松了口气。
诺威顺着伊万的视线看过去,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恨不得伊万快些倒下。
一个用力劈下,一个迅速后撤。一方猛力回击,一方借力打力。丁马克烦躁地随手抹了抹汗,指着王耀大声说道:“我就不信我打不倒你!”说完就握住斧子再度挥下。
“小心!”
一声惊呼,却是出自诺威的口中。此时此刻,他脸上先前那冷淡的神情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担忧与紧张。
只见王耀举起锅,一只锅耳勾住斧子上翘的一端,卡住了斧子的动作。没等丁马克做出反应,王耀的手便开始下压,迫使斧子下降,另一只手趁机稳捷地抓住了斧子,就势扭转身体,借力做出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只觉得头上一阵闷痛,丁马克在众目睽睽下接连后退数步,一头栽进了箱子堆里。
“丁马克!”诺威顿时收住了所有动作,迅速向丁马克栽倒的地方奔去。
伊万见妨碍自己的人跑开了,赶紧跑到王耀身边,紧张地问:“你没有事吧?”
王耀摇摇头,把刚从丁马克手里抢来的斧子塞到伊万手里,淡然地说:“没事。不过……接下来可就说不定了。”
看那人刚才紧张的样子,恐怕和被打倒的人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当初伊万所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人应该战斗力会飙升……自己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怎么说,店里面的大家还等着他把材料送回去呢。
如此想着,王耀也冲着那里走了过去。见诺威面无表情地把丁马克扶了起来,王耀开了口。
“他不会有什么事的,这点你可以放心。我用力并不是很大,他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的。”
看诺威并没有什么反应,王耀斟酌了下自己要说的话,又继续说道。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带他去医院看一看。不过,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我不知道你们和那家伙到底有什么过节,我也不清楚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故事,但我想奉劝你们一句,不要为了别人的事情丢了自己的命,这很不值。”
听伊万以前所讲,他以前并不认识这三人。换言之这三人应该是被别人派遣而来,目的是什么,他倒也不清楚。
“今天的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不会有人知道什么。不过同样,以后我也不希望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暂且不说我们会很麻烦,你们同样也很麻烦不是吗?”
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有什么差错,不过,话不挑明应该是最正确的做法。
感觉到自己身后的动静,王耀扭头对伊万说道:“伊万,把那斧头还给他们。”
伊万很不解地看着他,却发现说这话的人异常认真,似乎自己不还他就亲自动手一样,只好叹了口气,把斧头放在一直没开过口也没抬过头的诺威身边。
“走吧。”说完,王耀就回身去拿先前被伊万丢在地上的袋子,顺便狠狠瞪了浑身冒冷汗的人一眼。
“可是……”伊万很想问,难道就这么完了?这些人就这么轻易地被摆平了?
可看王耀刚刚瞪他的架势,自己刚才把东西随手扔到地上绝对惹到他了。这时候要是再问什么,只怕以后都会被拿来教训了。
走到那小个子身边,刚想走过去的王耀就被那人一转身给堵得严严实实。
“让开。”王耀慢条斯理地说着,仿佛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那人看了看他们身后,接着目光转回,解释道:“哥哥没说可以让你们离开。”
王耀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微笑着说:“我想,现在这个情况下,留下我们也没什么意义了。”
“可哥哥没说可以就不能放。”
伊万在旁边保持着他那招牌性的微笑,似乎是在威胁。两方僵持着,谁都不肯后退一步。
就在这时,一声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哎哟……好痛……嘶……”一直毫无动静的丁马克缓缓地睁开了眼,想起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发现头痛不已,只好原地待着,愣愣看着脸庞距离极近的诺威,“你……这是……怎么了?”
“艾斯兰,让他们走吧。”诺威没有理会丁马克的话,反而头也不回的说着,“……刚才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
王耀笑了笑,拍了拍给他们让开了路的艾斯兰的肩。
“祝你们好运啊。”
这么说着,王耀和伊万愉快地离开了这个麻烦十足的地方。
艾斯兰注视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心底浮上了一丝疑惑。随即走到诺威旁边,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丁马克,犹豫着要不要问。
“想问什么就问吧,估计你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他们离开。”诺威抬起了头,看着自家弟弟满是困惑的样子。
“……嗯,就是这个问题。”艾斯兰点了点头,与诺威相似的眉眼此刻表示出更多的不解。
诺威望了望天,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题,又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这种生活?”
像是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艾斯兰双手抱胸,满脸严肃认真的神情。
“本来就是为了保护提诺他们的安全才答应那家伙的,可前几天的新闻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么做的意义完全不存在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照着那人的话去做呢?”诺威用手轻轻理着丁马克额前的碎发,很是客观地说着,“再这样下去,只怕我们以后都无法脱身。”
“那哥哥说应该怎么办?”艾斯兰点了点头,明白了诺威刚才的做法。
“到底是怎么……”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丁马克挣扎着想要起身,可诺威摇了摇头,制止了丁马克想要再问什么的意向。
“我现在也还不清楚,但一定不能再按着对方告诉我们的路去走了。不过,我有预感……”说到这里,诺威的唇边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会有人来帮助我们的。”

TBC

很抱歉直到现在才开始更新,真的是很抱歉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是很想把自己踢到火星然后再踢回来,说不定这样还能更新得快些……
这章实在是思维混乱的产物所以有任何BUG请果断提出然后光速忘掉谢谢合作!【喂!
这两只在这章里有什么进展吗?……其实我也不知道……太久没写了我都把之前的剧情忘光光了……【这就是拖稿的下场!】
如果能给大家带来一点点的快乐,我就很高兴了XD
以上,是我的肺腑之言。【现在脑子也还是乱的,胡言乱语请不要介意。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14-2b6ef41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