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原创】夏日一瞬(露中,性转,短篇,完结)


注意事项
*露中女体
*高考前夕
*思维略有混乱阅读请仔细
明艳的日头透过茂盛的枝头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点,声声蝉鸣道出夏日的炎热。踏出的纤足每落地一次都会感到柏油路上的腾腾热气,怀里抱着一大摞资料的王春燕忍住擦去覆满额头的汗的冲动,心里暗暗盘算着自己待会儿该去哪里复习。

再过几天,就是决定自己未来的时刻了。

家里虽然凉爽,但弟妹吵闹的嬉戏让她几乎无法克制自己。与其留在家里继续忍耐,不如抱着材料找个安静的地方专心复习。

粘腻的汗吸住了略有散乱的发丝,刚想腾出手去整理头发的春燕却不小心将资料全部洒落在地。

“啊呀,真糟糕!”几乎是气恼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春燕看着地上那摊资料,认命地蹲下一张张拾起。

如果刚刚自己小心一些,手没有抖那一下,这堆东西就不会掉到地上,自己也不必在这烈日下蹲在这里。不,应该说刚才出门的时候自己就不该烦躁的,不然也不会连袋子都忘了拿一个。要是拿了袋子,自己就算整个人都摔地上了也不可能让这堆东西散了。

越想越心烦,春燕干脆随手乱抓起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抓皱了什么,只是一味求快。

“哎呀?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好巧啊~”

背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微妙上扬的尾音及优雅的腔调让春燕意识到来者何人的同时脸上涨起淡粉的色泽。

自己刚才那副样子,一定都被她看在眼里了吧。好丢脸。

在春燕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同时,来人已经蹲了下来将剩余的几张拾了起来,微笑着递了过来。

“给,要拿好了哦~”“啊?啊!哦,好、好的!”手忙脚乱地接过资料,春燕一边整理一边偷偷抬眼看着笑眯眯蹲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的安雅。

淡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泽,粉色的吊带裙衬托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为粉嫩,修长的四肢和纤细的手让春燕看了羡慕不已。

这么一看,自己完全比不上她啊,只怕两个人站在一起都显得很不协调。春燕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吗?”安雅见春燕叹气,不解地问道。

“不不,并没有什么,只是有些累而已。”春燕才发现自己竟然失态地叹出了声,着急地连声解释着,“真的没有什么,请不必担心!”

“可是,你的脸很红啊?”安雅不但没有被说服,脸上担忧的神色反而更浓烈了,伸出手摸在春燕的额头上,“没有发烧吧?这时候要是发烧了就麻烦了啊......啊,或许是中暑?”

略有冰凉的手覆在汗湿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不过这却不是春燕在意的地方。此刻的她,满脑子都是“她伸手摸我了”这句话,唯一想到的也是“这样一来我就毫无遗憾了”这类事情。

“还是快找个凉快的地方休息一下吧,看你现在满头是汗的样子。”安雅笑了笑,伸手把还处于愣神中的春燕扶起来,“来吧,就到那家店里去好了。”

随着“叮铃”一声脆响,坐在店中角落里的几位年轻小伙子转过了头。在看清进来的人是谁后,他们中的一位棕发青年扬起了手,正打算开口叫人,却发现对方似乎并无任何欢迎之意,反倒狠狠瞪他一眼,像是在告诫他不许出声,只得缩回手悻悻地摸着自己的鼻尖。

“安雅她怎么了?”莱维斯用吸管搅着刚买好的饮料里浮着的冰块,一脸的困惑。

“谁知道,我以为她很想要这份笔记的......”托里斯把自己的手从鼻尖上收回,翻弄着刚在旁边的店里复印出来的笔记,同样无法理解安雅前后态度的巨大变化。

坐在一旁安静复习的爱德华此刻推了推眼镜,认真问道:“和安雅一起进来的是不是隔壁班的王春燕同学?虽然脸被挡住了,但我想从身高上看来是没错的。”

托里斯和莱维斯对视片刻,一个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一个扶着额头长叹一声心里默默祈祷。



在春燕还没有看到角落里所发生的一切前,安雅微笑着推着她走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座位。

“就坐这里吧。”

春燕有些不解,但还是依言坐下。当她看到安雅在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的时候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你……你也在这里……吗?”

安雅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手悄悄地交握在一起,脸上依然笑着问:“怎么?不欢迎吗?”

“没、没有!怎么会呢?”春燕赶紧澄清,两只手挥个不停,像是要把刚才那句话拍散一样。

悄悄地吐了口气,安雅再度露出笑容,半开玩笑地说:“我还以为你是要复习所以不欢迎我打扰呢。”

“啊……这个……”话说到这里,春燕的脸上透出了一丝为难。

看到这里,再愚蠢的人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是综合成绩年级前五十的安雅。【其实智商与情商无关。】

“放心,不会打扰你的。”宠溺般地拍拍春燕的头,安雅从包里拿出一打优惠券摊开在两人面前,“你要吃什么?我去买过来。”

“哎?!”事情完全出乎自己预料的发展让春燕不禁微微颤抖,不光是吃惊,更多的是喜悦。虽是这样想,可她却还是皱着眉说,“但是不能让……你替我跑啊,还是应该我自己去的。”

说罢,春燕就要站起身来。可早就先她一步站了起来的安雅已经将双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轻柔却不容置疑地说:“那怎么可以?刚才你在外面的样子我可一点都不放心。你就在这里乖乖坐着,哪里都不准去。”

还想再说些什么,春燕不放弃地抬起头,却对上了安雅那双似乎蕴含了许多情绪的紫眸,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得叹了口气。

“好的,我知道了。”

“嗯,这才是乖孩子哦~”安雅笑了笑,快步向楼下走去。

目送着安雅的背影直至看不见的那刻,春燕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才得空落回原位。

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般,反应迟缓,说话也不能像平常那样流利完整,甚至就连她的名字都无法顺利叫出,犹豫半天才拿一个生硬冰冷的“你”字代替。这么下去,她绝对会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又无趣的家伙啊!

一手一个,春燕烦躁地抓住自己的包子头,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桌板,好平复自己愈发焦躁的心情。

桌板上单调的纹路让春燕无端怀念起学校里那个不知被多少学生刻画到桌面乌黑一片的课桌,以及常常会扭过身子来拍着她桌子说些新鲜八卦或是潮流新闻的伊丽莎白。

说起来,点醒她的人就是伊丽莎白了呢。虽然不知该感谢还是苦笑,不可否认,她的心里不知不觉就住进了安雅,这个和她同一性别的女子。虽然经常有听别人说到隔壁班的安雅人虽美但性格不可恭维,自己也偶尔目击到那可怜的三人被笑言威胁的样子,不过在看到她的一瞬间,这些事情马上就灰飞烟灭了。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所想有多么悖德,更别提心迹表白之类的行为了。对她而言,远远地看着就很足够了。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和安雅相处她会如此失常的原因。

当然,考试也算有着一定作用,不过还是比不上安雅给她带来的影响。

耳边响起了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春燕赶紧坐好,以最快速度把自己刚才的样子消匿于无形。用手拍了拍脸颊,春燕在心底暗暗为自己鼓劲。

“还好,下面排队的人不是很多。”安雅拿着托盘,像是解释又像是劝慰般说道,“所以就说我自己去也没什么关系的啊,你点的东西也不多。”

“……麻烦你了。”勉强自己像平时一样直视着对方,春燕放在膝上的手渐渐握紧。

见春燕张口想要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样子,安雅拿起自己一缕头发绕在指间,像是想等她开口,却又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春燕?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哎?”春燕一时忘记了紧张,定睛地看着似乎很随意的人,脑海全然一片空白。

“应该可以吧?我听别的同学说你是个很随和的孩子呢……所以叫你春燕应该也不会介意的吧?”像是自说自话一样,手指上的发丝交缠得愈发缭乱,看起来已经成了一个打不开的结,“不过如果真的介意的话,不如……嗯,就让你叫我安雅好了~”说到最后,手里的头发已经全部缠在指头上的安雅终于抬眼向春燕看了一眼,笑得很和蔼,却不知怎么带有一丝紧张。

可春燕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不同寻常的一面,只是颤抖着开口。

“安……安雅?”大口地吞咽着不安分的唾液,春燕尝试着叫出自己一直不敢叫的名字,胸腔里的那颗心几乎要敲开心门。

“那就是同意了我叫你春燕了?”安雅瞬间恢复了以往的神采,手中的发结也绺绺散开,不复方才的发丝纠缠。

“啊……”春燕像是才反应过来般,意识到其实自己应该给出个答复才是合礼的表现。或许这也是个契机,让自己别再那么不自然。

不过看对方那么高兴的架势,似乎已经没有答复的必要了?

清了清嗓子,春燕笑着回答:“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叫春燕不是会亲切很多吗?反过来,我叫你安雅也会很开心的啊。”表情舒缓自然,像是春天的清晨里躺在草上的露水般清澈。

安雅愣了一下,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匆匆把杯上还挂着水珠的饮料塞入春燕手里。

“快些喝吧,凉了就没意义了。”胡乱说着自己都听得出来的差劲的借口,安雅掏出包里装着的刚从楼下托里斯手里拿来的笔记摆在自己眼前挡住春燕含笑的视线。

该死的,她笑得这么可爱,简直就是犯规啊!

忍不住在笔记后露出一副与平时优雅风度不符的表情,安雅愈发觉得自己的行为开始失控了。这从刚才意外遇到这小女子起就开始了。不,应该说一见到她的时候自己就被她收服了,虽然对方并不知道这一点。

如果当初拾起自己最爱的本子的人不是她,如果她当初不是那么笑着看她,如果事后她没有听说对方是年纪成绩的保持者,或许这样的一个女生根本不会落入她的眼中。

但是,现在自己的确是毫无疑问地倾心于这个根本无自觉的女孩。

究竟还要多久这迟钝的小家伙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冒失的表白只会换来不当的结局,她可不想得到那种失败者的专属品。

正当安雅脑子里闪过许多计划的时候,一声“咦?”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个是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同学的笔记吧?”春燕放下了喝了几口的饮料,凑过来仔细看着,“看这个笔迹应该是他的。”

听罢,安雅半月形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语气变得飘渺而难以捉摸。

“你和托里斯很熟?”

完全没听出弦外之音的春燕又拿起饮料啜了一口,一边解释一边掏出自己的复习笔记。

“那倒也没有,只是在阿樱那里见过托里斯的笔记而已。”正拿着资料,春燕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笑了,“阿樱很喜欢参考其他人的笔记呢,其实她自己的就已经很好了。”

“阿樱?”打消了回去逼问托里斯的计划,安雅把目标又转向了话语中出现的另一个人。

“就是头发上这个位置经常会别着花或是发卡的一个女孩子,也是黑发……”不断比比划划,考虑着要怎么解释好的春燕皱起了眉头,“和我同班的,成绩也不错。”

安雅同样皱起了眉头,不过是为了完全不同的理由。

“你是指本田樱那小丫头?”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让语气听上去过于轻蔑,安雅装作无事般问道,“对了,你知道她填的志愿是哪里吗?”

春燕不疑有他,继续说道:“阿樱她是回家乡去继续念大学,不在这里继续上学了。”

“这样正好。”悄声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安雅迅速切换了自己的情绪,换上一副笑脸,举起手中的材料,“那么……似乎是复习的时间了?”

虽然没听清对方前一句说了什么,不过捕捉到“复习”两个字的春燕马上意识到自己今天出家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时的纸张翻动声和笔尖在纸上的滑动声是两人发出的全部声音,她们的精神都高度集中,像是在做一场竞技游戏,偶尔会停下来看看对方进行得如何。

偶尔遇到不懂的问题,春燕就会小声向闭眼记背着什么的安雅请教。遇上两个人都不懂的问题,安雅会以一问一答的方式探讨出结果,而春燕会以另一种方式验算答案是否正确。如此搭配,倒也复习得快速有效。


“嗯啊~~终于全部都分析完了~”懒洋洋地伸了伸胳膊,安雅兴奋地说道,同时将身子探向坐在对面的春燕,“你那边如何?”

“嗯,基本上都算完成了。”春燕微皱着眉看着记得满满的笔记本,用圆珠笔尾轻敲着自己的额头,下一瞬放松地笑了。

安雅拿起已经没有多少凉度的饮料,吸一口却听到了哗哗作响的噪音,有点惊讶地看着手里的杯子,又扭头看向窗外,发现天边已经有了少许傍晚的迹象,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点了。”注意到安雅的神色,春燕也看向窗外,似感叹似疑惑地说着。

“这也不奇怪,毕竟三科一起复习还是很大的工程的。”安雅拿过了春燕的本子,大致翻看着。

春燕瞬间红了脸,伸手要拿回自己的本子。

“别看,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啊。”

安雅左右躲闪着,坚持着不肯还回笔记,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本子一刻,像是刻意在逗她一样。

“怎么这么说呢?字迹很工整,总结的也很简单易懂啊~”

春燕用力向前伸手,整个身子几乎都扑到了桌子上,脸蛋粉扑扑的,让人看了简直想咬一口。

“不管怎样,先还给我再说啦!”

安雅故意抬高手臂,同时身体后倾,笑意盈盈地望着有些许气喘的女孩,说:“好啊~那你就自己拿好啦~”

春燕一看这个状况,停下自己徒劳无功的行为,几乎是愤愤地瞪了安雅一眼,期望她能把本子还回来。见对方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知道她是说真的,春燕只好开口:“那好,你可不许动!动了……动了就要你好看喔!”

“好。”对自己很有信心又好奇想看看她会怎么行动的安雅一口答应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春燕平缓着自己不稳的呼吸,接着,她以最快的速度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一把将本子从安雅手里抢了回来。

“怎么样?”春燕有些小得意地笑了,拿着手里的笔记,一副很是高兴的样子。

安雅愣了半晌,不满地撅嘴,好像被别人欺负了一样委屈的表情。

“你这明明就是耍赖嘛,不能算的。”

没想过安雅竟会以这样的表情回答她,春燕眨了眨眼睛,心里很是诧异,但嘴上却依旧说道:“这怎么不算了?你说的让我自己拿,又没说要我怎么拿,我这样当然算。”

“我不管,反正就是不算。”安雅往椅背上一靠,赌气般偏过头去,全然像个小孩子一样。

安雅从没有把自己声名在外的优雅高贵形象放在心里。说实话,她平常也不曾努力维持过自己的形象,虽说动作举止有着无人可比的气质,但,之所以会传出那样的评价,完全是因为旁人对她的不了解导致的。要说内里的她,实质上还是个小孩子。

春燕觉得此刻的安雅完全不像平常给人的感觉,愣愣地看了半晌,最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好啦,你说,不算的话,要怎么罚?”感到心里宽松了许多的春燕转身回到座位坐下,用哄孩子一般的口吻说着。这样的安雅,让她感到很可爱,之前的压力与无措顿时消失殆尽。

“嗯,既然这么说的话,那就罚你请我吃晚饭好了~”安雅故作思考状地说着,也偷偷观察着春燕的表情,“白天我请你了,晚上你就请我吧~”

听到这句,春燕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的神情。

“可是,我出门前和家里说过要回去吃晚饭的,已经说过了,不好反悔的。”

说是这么说,春燕心里却盼望着能留下来。毕竟,毕业以后,她们能见面的机会就会少很多了。

“没关系,打电话和家里说一声不就好了吗?”安雅掏出自己的手机,摇了摇,“还是你坚持要履行自己的诺言?随你哦。”

春燕为难地看着安雅,僵持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无奈笑了。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我答应,答应总行了吧?”春燕拿过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对着安雅开玩笑,“真是的,不知道到底是谁该向谁赔罪呢。”

安雅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说:“好吧,那我这次欠你的以后还好了,这次先顺着我~”

还来不及反应,春燕就听到手机那头已经传来的“你好?”的一声,急忙开始说话解释,虽然满心想到的都是那句“以后还好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她们都可以见到?不只是毕业后就见不到的关系,说不定还能更近一些?虽然说自己没有什么奢求,但是如果能见到自己自然是不会放弃机会的。

想着想着,春燕的唇角忍不住向上挑了几个弧度。

见对方和家里人有说有笑地聊着,安雅不禁有些挫败地用指甲轻敲着桌面,怀疑自己这么做究竟是不是对的。

看春燕之前看到她那副紧张的神情,再看看她和自己说话时不自然的表情,就算是爱蜜丽那个自大女也不可能认为那是任何积极的表现。所以安雅努力在两人复习的时候拉近关系,但是似乎除了让那个小家伙没那么紧张以外似乎没有什么显著效果,倒是和家人短短几分钟的电话就让她露出那么甜美的笑容。

……真是让人不爽啊……

无意识摆了张臭脸的安雅将脸摆向玻璃窗一侧,瞬间被自己那明显扭曲了的脸吓到了。

“好了,谢谢你的手机。”在安雅刚刚把脸恢复成正常表情的一刻,春燕就挂了电话开心笑着把手机递了过来,让安雅不禁暗叹发现及时没让她看到。

“那么,你要吃什么?”春燕没在意到安雅情绪上的小小变化,依旧沉浸在自己刚才的情绪里,很是开心地问道。

“我不知道哦,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好了?”转了转眼珠,安雅放弃了原本想要做的事情,从脑海里的选项里面挑出了一个看起来最平常的建议。

“可以啊,那我们下去吧。”拿好自己的钱包,将本子摆在桌子上最明显的位置,春燕对安雅笑了笑,“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人来占座了吧?”


站在店门口,春燕拿好自己手里的东西,理了理几缕散下来的头发,夕阳照在侧脸上,将她衬得格外美好。

看着她,安雅不免有几秒钟的恍神。赶紧定了定心思,她以不疾不徐的语气问道:“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家吗?”

春燕摇了摇头,指着路的尽头说:“我家就在那边没多远,不然我也不可能自己拿东西就跑出来了。”

几乎是不着痕迹地撇撇嘴,安雅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听春燕又开口讲道。

“再说了,不是还有以后吗?”春燕掩着嘴,眉眼弯弯地看着略有惊讶的人。

终于被她愉悦的情绪所感染,安雅也笑了起来,如同此刻夕阳的余辉般光艳夺目。

“是啊,还有以后呢。”

“那我先走了?”

正说着,安雅拉过了她的手,语气轻柔和缓地说:“在你走之前,不如按照我们家乡的礼仪道个别怎样?”

“好啊?怎么道别?”春燕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就是这样。”安雅抬起她的小脸,柔软的唇在两颊轻轻点了两下,笑眯眯地说,“现在该你了。”

完全被意想以外的举动惊吓到,春燕愣愣地站在原地,两朵红云迅速飞上脸颊,手慢慢摸上被吻的地方。

“……是这样的礼仪吗?”眼神变得闪烁不定,仿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一样。

“绝对不骗你哦,这是分别的举动。里面也包含了我对你的祝福哦。”安雅轻轻笑着,弯下身子来,“祝愿你考上理想的学校。”

春燕磨蹭着,像是怕被别人看到一样,迅速亲了安雅两侧的脸蛋,脸颊依然还是红彤彤的。

“谢谢啦,你也是。”蚊子一般大小的声音代表了此刻春燕无比害羞的心情。

“一定会的,放心。”安雅摸了摸春燕的头,说不清里面包含的是怎样的情感。

“这次我真的走了。”春燕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温度依然高得可以。

“嗯,我不拦着你。”安雅将双手背到背后,满脸笑得灿烂。

看着对方挥挥手后逐渐走远的背影,安雅的心里逐渐被期待所充满。

我会期待着,与你的下次见面。

题目: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3-33fec53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