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Eleven In Or Out
随着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一只白净的纤手快速抓起电话听筒,像是等待已久。
“喂?”伊丽莎白单手不断在键盘上敲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好似在看着什么重要计划。
“嗨!是阿尔弗雷德我啦!”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许打闹的声音,“亚瑟说你叫我这时候打电话给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说完,连电话筒都没有捂住就大喊着“不要动那是Hero我的午餐”。
伊丽莎白努力克制住对位于天花板上的他们送去个白眼的冲动,吸了口气。
“你白痴啊!昨天才开会讲过近期对于‘蜘蛛’那帮家伙们的计划,你今天就给忘得一干二净?还是你的脑袋里只剩下每天午饭吃的汉堡与可乐?”
只听到了“计划”二字的人对自己一般都会反驳的伊丽莎白的后半句话毫无反应。

“哎?这么快就有指示了啊?你等一下我去拿纸笔。”
那头瞬间传来了众多声音夹杂在一起的吵闹声,比如“笨蛋别动那是我刚整理出来的资料”或者“笔就在你自己桌子上别来问我”,诸如此类的句子不绝于耳。
伊丽莎白无奈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后,再度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别拿了!这件事你最好用头脑给我记住了。”
阿尔弗雷德吵闹的声音顿时停止,下一秒响起的,是再严肃不过的问句。
“真的要开始行动了吗?”
“是的,就在一周后。”伊丽莎白看着电脑里刚收到没多久的邮件,继续写着回信,“这次我们收到了很确切的情报,一周后在码头,那群人会和另一组织的家伙们进行交易。交易对象我们不用管,是隔壁城市的,有人在盯着,不过也因此我们必须和他们合作,负责人下午就会过来。这次行动我们主要负责抓捕‘蜘蛛’里的高层人员,这次交易他们会出现。机会难得,我们必须好好把握。你和港负责这次行动,具体情况我会再通知。”
“好的,我知道了。”阿尔弗雷德严肃却满怀信心地说着,“你尽可以放心,本Hero出马没有不完成的任务!”
“嗯,那样就最好了。”伊丽莎白轻笑着,绷紧的脸庞终于放松了不少。
将话筒轻轻放下,认真考虑了阿尔弗雷德的发言的伊丽莎白垂下头,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起来。
这家伙说的话虽然不可尽信,但关键时刻总不会叫她失望的。
忍不住哼起了小曲,伊丽莎白敲着键盘的手飞舞得越发灵巧起来。
门外,一个白发的男人在不停地徘徊着,不断地敲着自己的额头,却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他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与旁人不同的血色双眼看起来略微发暗,似乎带有不可知的神秘。
终于停下了步子,他深吐出一口气,背靠在门侧,抓挠着自己本就不整齐的头发,喃喃自语着。
“啧,本大爷到底应该怎么办好呢?”

精致的墙纸与考究的木质地板衬托出房间主人的雅兴,但从缝隙里丝丝渗出的陈旧味却在告诉观者这房间已有着不短的历史。
阳光从半遮半掩的窗帘缝隙照射入内,伊万站在刺眼的光芒下等待着面前那人的开口发言。
那次会议后,伊万正式成为蜘蛛内部高层成员之一,而这间屋子,也只有内部人员才可以踏入。
“正如我先前所说过的,你是位很有能力的人。”本田菊坐在皮质靠椅上,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几乎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地说着,“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都派人暗中观察着你,所以我已经了解了你的事情。不仅是常人看得到的,还有看不到的那些。”
心下一惊,伊万感到自己的手指尖微微发凉,但脸上却仍旧不改自己一直以来的笑脸模样。
“我想,我听不懂您的意思呢。”
稍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打量对方所说是真是假,本田把手放上了桌子,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听不听得懂没有关系,只要我所说的你能够很好的完成,就可以了。”
努力忽视自己感到的心底任何想法都能被暴露的感觉,伊万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挑起唇角问道。
“哦?是什么事情呢?”
本田菊站起身来,走到桌子旁的矮柜前,随手拉开一个柜门,略过一摞文件,从一沓看起来像废纸的纸堆中翻找了一会儿,抽出两张薄薄的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黑色小字。又走回桌子旁,拿出早已放好的文件袋,小心翼翼地将之装入袋子里,然后耐心地将白绳一圈圈绕好。
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丝想要保密或是隐藏什么的举动,而放置文件的地点也没有加以任何保护措施,让伊万心里有了不小的疑惑。
“为什么把重要的文件就随手放在那里呢?”维持着恰当的表情,伊万装出很奇怪但又不过分好奇的口吻问着,“那样万一有什么人入侵的话……”
本田菊再度笑了,依旧很轻柔和缓,和他给人带来的感觉一模一样。
从他身上几乎看不出一帮之首应有的狠辣与果敢,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如传言中那般冷酷无情。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天坐在上位的人的确是他,伊万简直要以为全部都是自己的臆想。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本田菊简单地解释着,“这间屋子看似是间普通的房间,但如果在关键的地方,比如刚刚的把手,指纹核对有误的话,柜子和大门会同时自动锁死,任何通向外界的出口也会有防护网落下,警报也会响起。”
说着,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伊万。
“假设对方有幸拿到资料或是其他他想要的任何东西,他也无法传送出去,因为这间屋子的四角都布有信号干扰。如果有任何电波试图从这里传送出去,或者是输入进来,这里就会像是未经开垦的大草原一般,没有信号,也没有出路。”
听到这里,伊万屏住了呼吸。
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以外,看似古老而陈旧的地方竟会布有如此精密的仪器而不露任何痕迹,难怪这个组织从来没有失过手。
“第一代首领的主意,很不错是不是?”本田菊像是看出他的惊诧与想法,微笑着又补充了一句,“我所需要联系的,就只是开门的手法而已。”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进门前叫我把手机交给那家伙的原因?”突然,伊万想起了什么,缓慢地叙述着一个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的问题。
进门前那曾鼎力支持自己的男人笑嘻嘻地让自己把手机交出去,还问自己有没有其他通讯设备,原来是有着这样一层原因。
“我事先告诉塞迪克,让他暗中支持你。”又坐回座椅上,本田菊好似是斟酌着自己该说什么,眉头微微蹙起,“不过他倒也是有支持你的理由,尽管我认为这个理由还是他自己和你说会比较好。”
看对方似乎有着这次任务以外的话要说,伊万赶紧打起精神来,仔细听着。
想也知道,两个人单独在一间屋子里,总不可能只交待一次任务。而且这话头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往自己有利的一面发展的。
“虽然你一开始引起了安东尼奥的注意,让我的计划很难顺利完成,但幸好路德维希并没有怀疑。”本田菊依旧皱着眉,拿出了手边一个黑皮小本翻看着,“就是两个月前你受伤的那一次,因为消失过久,组织里已经有人开始怀疑你。不过塞迪克总算是把情况压了下去。具体的你可以自己看。”
接过本田菊递过来的本子,伊万不敢置信,自己从未听爱德华提起过这些事情。
难道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监视下而不自知?
看着那上面同样密密麻麻的字,伊万逐渐感到冷汗爬满了后背。
这些事情基本上都是他进组后两三个月以后的事情,越往后越详细。
除去自己治伤时的前半个月没有记录过什么以外,几乎天天自己的行程都在上面。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基本上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可明明自己已经尽可能甩开那些监视的人了啊。
继续向下看去,伊万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而且不仅仅是自己,就连他身边的人也没脱离开这些监视者的视线。
包括曾经打过交道的,偶尔街上会去坐一坐的店家,或是曾经打过架的。
甚至包括那个他最不想牵扯进来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万摔开本子,有些气急地问道,“你这么调查我,是不信任我吗?”
不可以慌,现在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
脑中有声音如此说着,但伊万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开始纷散的思绪。
但是他怎么会被记进来的?明明自己和他在外面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
难道说,他已经被盯上了吗?
不,不要胡乱猜想,现在保持冷静才是最主要的。
对,一定要保持冷静。
在心底反复和自己如此说着,伊万却忽视了自己因巨大的冲击而不停颤抖的手。
“不,并不是这样。那里面的内容有少部分是我从安东尼奥那边复制的记录,其余都是海格力斯补充的。”本田菊十分平静地看着他,“你的确吸引了他不少注意,不然他也不会特意去找你麻烦。而且你把自己隐蔽得很好,他甚至只能通过派人去找你麻烦来试探出你究竟有多少能耐。”
顿了顿,本田菊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过,海格力斯在调查人的这方面有着很大优势,安东尼奥在这点上是怎样都比不过他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他现在也还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你的意思是……那三个人……”伊万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脑正大声向他说明的信息。
这短时间内他所接受到的信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程度。一想到王耀有可能会因自己而发生意外,伊万就禁不住心焦如焚。
本田菊看他此刻如此着急的模样,低头浅笑了起来。
“还真少见到你这种表情,何必如此焦急呢?你的这些资料只有我一个人掌握着,可以说不会有人因此受到任何伤害,你倒尽可放心。”
仿佛是得到了什么保证,伊万缓了口气,因这句话清醒了头脑,脸上早已僵硬的肌肉重又恢复正常。
见他如此反应,本田菊逐渐隐匿了笑容,眯起眼睛再度打量起来,像是想要探询什么。
“……果然是为了他吗?”
“不是!”未加思考就冲口而出的话让伊万瞬间后悔不已。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那个词吞下去。
过度掩饰等于承认。自己的做法相当于直接将弱点暴露于人前,而在这里,弱点是最不应该被人知晓的。
但与他所想的正相反,本田菊非但没有露出任何把柄在握的表情,反而整个人都沉默了不少,方才侃侃而谈的气势顿时消匿无踪。
就像是浸在回忆中的人常常会表现出与现实的游离感,本田菊正是如此。
伊万看他这副样子,虽有疑惑,却不方便问,只好等着他自己开口。
“王耀……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本田菊低下头自言自语着,转而提高音量,开始问道,“王耀先生最近……怎么样了?”
“……你认识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伊万此刻愈发膨胀的好奇心占了上风。
“……是的。可以说认识很久了。”皱了皱眉,本田菊如此回答着,脸上闪过一丝歉意,“虽说……我们很久没联系过了。”
伊万瞧着本田菊,突然不想知道究竟过去发生过怎样的事了。

看到托里斯从房中走了出来,爱德华赶紧把手上的水抹在围裙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怎么样?他好些了吗?”
托里斯随手将毛巾和水盆放在洗碗池旁边,擦了擦头上的汗,略带疲惫地笑了。
“已经好了很多,基本上退烧了。”
莱维斯从客厅走了进来,见两人都在,挠了挠头发,疑惑地问道。
“怎么王耀突然就发烧了?而且还烧得这么厉害。”
“应该是两个星期前就有点征兆了,只不过没想到居然会在现在发作。”托里斯回忆着之前的情况,耐心地给莱维斯解释着,“因为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帮彼得端盘子,所以应该没有注意到。其实那时候王耀就已经开始咳嗽了。”
“是啊,而且还算是有些严重了,不过我以为是炒辣椒的关系……毕竟那个很呛人。”爱德华端起一盘散发着热气的菜,递给托里斯,不确定地问着,“你看一下,这个东西给他们吃的话还可以吗?”
托里斯接了过去,开始在一堆筷子里寻找自己能用的餐具。莱维斯在旁边好奇地看着。
“不过还好王耀他是在这个时候病了,不然都没有人能照顾他呢。”突然想起了什么,莱维斯满是认真地说,“要是两边都有事,我们就都不能过来了。”
听了莱维斯的话,爱德华和托里斯同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他不生病不是更好吗?”爱德华揉揉额角,暗自感慨着莱维斯不定时发作的天然呆本性。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三个人就听到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是伊万先生回来了。”莱维斯的声音瞬间带上了些微的颤抖。
“啊哈哈,没事的,王耀他不是已经退烧了吗?”托里斯干笑着,勺子上还没来得及试吃的食物就势掉回了盘子里。
爱德华清了清嗓子,深呼吸着说:“去问问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这么说着,三个人都不情不愿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但当他们看到伊万此刻的样子时,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双眼。
“伊万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爱德华最先反应过来,上前几步扶住看上去几乎摇摇欲坠的伊万。
毫不犹豫地甩开爱德华的搀扶,伊万心烦意乱地吼道:“别碰我!”神态狂乱,完全不似平常的他。
聪明地不再靠近的爱德华等伊万吼过后,再度问道:“伊万先生,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态度冷静得体,让站在托里斯身后的莱维斯羡慕不已。
以往总是笑颜面对所有事的伊万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皱着眉头,吐了长长的一口气,双手插到自己的头发里用力抓着,像在忍耐什么。
爱德华望着托里斯,托里斯看看莱维斯,莱维斯又看向爱德华。于是爱德华只好耸耸肩,示意继续等待下去。
钟表“嘀嗒嘀嗒”地走着,三个人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干等着伊万说明情况。
终于,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到勉强可以开口说话的地步,伊万张了嘴。
“……这几个月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本田菊手里握着,连这里都被牵连进来了。”
等待了许久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房里顿时响起了响亮的抽气声,托里斯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而莱维斯则捂住了嘴。
“不会吧!那、那我们该怎么办?”莱维斯慌张地问着,声音因手的阻挡变得模糊,“难道今天把伊万先生叫去就是为了这个?”
伊万咋了咋舌,神态间更显不耐。
“有时候我还真是希望莱维斯你能好好闭嘴听人讲话呢,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可以协助你哦~☆”
意识到自己又触怒了伊万的莱维斯缩了缩脖子,把自己往托里斯的身后藏得更深了些。
“难道是要清理门户?”托里斯有些紧张地分析,“还是说有更严重的事情会发生?”
“……我想,应该并不是。”爱德华用手扶了扶滑下的眼镜,冷静地说,“如果是的话,他此刻就不可能毫发无损地站在这里了。”
伊万点了点头,对那两个不停打颤的人说:“想听我的建议吗?你们还是好好向他学,不要总是那么慌张。看得别人都忍不住慌起来了。现在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们先安下心来。”
虽然被讽刺了,但托里斯和莱维斯都显得安宁了许多。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而我们的行为却被对方了解的很详细。这点对我们很不利。”爱德华继续说着,似乎开始担忧起来了。
“我还有利用价值,目前不会被怎样。”伊万拧着眉,完全看不出来任何放心的样子,“相反,这次还交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托里斯捏了捏自己的手,迫使自己静下心来听着伊万讲解。
伊万举起了手里的资料袋,一字字说道。
“调换情报,目标人物,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托里斯和莱维斯的眼睛瞬间开始发亮。他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爱德华绷紧了下巴,严肃地扶了扶眼镜,镜片反射着冷冽的光芒。
“请将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一定能够完成任务。”
没多做停顿,伊万将手中的纸袋抛给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别出差错,否则你我都知道后果。”
淡淡地说了一句,伊万再度陷入了沉默。
“对了……伊万先生……究竟……”莱维斯还想继续问些什么,却被托里斯阻止了。
难得他没有拿咱们出气的意思,就算再不会看他人脸色这个时候也不可以出声啊。托里斯看着毫无自觉的莱维斯,内心百感交集。
莱维斯不明就里地瞧着他,又扭头看了看伊万,乖乖地没有吱声。
“他怎么样了?”伊万头也不抬,面色沉重,似是回忆着什么。
“啊,王耀先生已经退烧了。”托里斯一边说一边松了口气,这个话题总没有那么沉重,“晚饭和明天的早饭也准备好了,晚饭就放在厨房里的桌子上,早饭放在冰箱里,用微波炉热一热就可以了。药要按时吃,不过这个王耀先生基本会自己注意,倒不用过多担心。”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累了。”伊万挥了挥手,打断了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托里斯。
托里斯和爱德华相互对视了一眼,爱德华点点头,托里斯接着自己刚才的话继续说道:“那就请伊万先生多照顾王耀先生了,他才退烧,我怕今晚会反复。”
“知道了。”扭头看向里屋的伊万漫不经心地答应着,没有看向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的那三人。

等他们走后,伊万悄悄进了卧室,看着仍处于熟睡中的人,眼神深邃且专注。
“该怎么办呢?”在床边坐了下来,伊万用手拨弄着王耀因汗湿而变得一绺绺的黑发,“在今天之前,我还没有发现,原来你对我的影响有这么大。”
正说着,在睡梦中的人不知梦到了什么,原本舒展的眉头紧紧地锁到了一起。
伊万看了,忍不住伸出手将那里抚平。可手一松开,便又恢复了原样。
伊万倒也不肯放弃,只是一味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固执地不肯停手。
“你怎么可以突然就病了呢……”伊万说着,心里还在想着白天和本田菊的对话。
看他的样子,是真的在关心王耀。
而他并没有向他说明王耀的近况,只说了“他现在很好”这一句话。
仅此一句。
之后不管对方再怎么问,伊万都没有给过一句正面回答。
原因他并不清楚,只是因为当时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让他一句关于王耀的话都不想多说。
那一刻,伊万真想冲着本田菊大喊。耀是我的,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闭上你的嘴别再打听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冲动的情绪呢?明明知道那个人是不能得罪也得罪不起的。
什么时候自己的情绪被他影响得这么深了呢?
“以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你总是躲开我,所以我都没有办法问你呢。”
专注地看着王耀的侧脸,伊万轻轻地问着根本不可能听得到的人。
“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呢?”

好黑,好热,这里是哪里。
王耀慌张地四处张望着,看到的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怎么会这么热,现在应该还没到夏天才对啊。用手抹着自己头上不断流下的汗,王耀不着边际地想着。
突然,眼前出现了还穿着学生装的港,年轻的脸上满是憧憬。
“大哥,我想好了。以后我要和你做一样的工作。”
“哎?”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的王耀只来得及愣愣开口,然后发现仍带有一丝青涩的港就在眼前成长为更成熟的男人。
“大哥,抱歉近一段时间我回不了家了,这个案子实在很麻烦,大家也都在不停加班。”
啊,这不是港参与的第一件大案子时说过的话吗?王耀怔怔地看着似乎很忙碌的港,没有说些什么。
身边的温度,好像降了不少。抱住自己的身子,王耀有了一丝寒意。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女孩子欢笑的声音,他转过了身。
“大哥,你说湾儿戴着这朵梅花好看吗?”尚未长成少女的女孩儿拿着一朵盛开的梅花在自己头上比划着,睁着澄澈的双眼笑得开心。
似乎是被妹妹的情绪所感染,王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身体好像又恢复了温度。
转眼间,女孩儿就摇身变成了窈窕淑女,一身干练有素的套装和充满兴奋的双眼让王耀看了却有着说不出的苦涩。
“我拿到编辑部的工作了!以后我就可以去上班工作了!不过以后可能就会很少回家了,因为我还是新人,有很多事情要忙。”
满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计划着未来的湾湾并没有注意到王耀失落的神情。
“那就这样,大哥我走了啊~”不知什么时候湾湾手里多了一个行李箱,而她的房间也上了锁,“对了!我的房间你别随便进来哦!打扫什么的,我自己回来时做就好了。”
等等!湾湾你先不要走啊!王耀想要出声挽留,却听到身后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多谢王耀前辈指点,在下一定会好好记住您所说的事情的。”一板一眼地说着,本田菊拿着本子快速地记着什么。
记完,本田菊抬起头,微微笑了。
望着很久没有见过的人,王耀一时心情复杂了起来。
该说些什么呢?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等他找到答案,就在面前的人顷刻便消失不见。
下一瞬间,是面带忧色的亚瑟和他说。
“王耀,本田他背叛了我们。”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些都是做梦,对,我一定是在做梦。
用力捂住自己双耳的王耀痛苦地蹲在地上,不听不看不想这发生在黑暗里的一切。
但那三人的音容笑貌依旧鲜明地在脑海中闪耀着,像走马灯一样反复播放着。
停止!快点停下来!谁来把这个东西关掉!我不想看到这些!
内心不断在呐喊的王耀张大了嘴,声音却是半点也发不出来。大口吞咽着空气,胸口传来的钝痛越来越明显,令人再也无法忍受。
在忽冷忽热的温度中交替浸透着,逐渐绝望的王耀慢慢放下手臂,认命地等着黑暗将自己全部吞噬。
一丝不易察觉的温度慢慢从脸颊蔓延,从外至内,缓解了沉重地压在心上的漆黑。
谁……是谁……
“呐,别再皱着眉头了,笑一笑吧。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
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王耀睁开充盈着泪水的眼睛,却看不清就站在他前方的人的相貌。
那人伸手覆上他的脸,一寸寸仔细摸着,好像在对待最心爱的人儿。
王耀没有拒绝,他享受着那人给他带来的温暖,心似乎也不再那么痛了。
手上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那人打量着他的表情,或许是想把手收回去。
“不!”几乎是那人的手要离开的同时,王耀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请不要离开!起码现在,不要离开好吗?”
犹豫了一下,那人再度笑了起来,另一只手也捧住了王耀的脸。
“耀可以放心,我不会走开的。”
说着,温热的唇在王耀的额上轻轻落下。
“只要你需要,我会随时在你身边。”
王耀闭上双眼,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手也从抓转为缓和的握。
接着,冰凉的鼻尖感觉到了同样的热度。
“如果耀伤心难过,我会一直陪着你。”
原本彻骨严寒的身体渐渐暖了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带上了一丝热度。
“虽然有时我也会很不称职,但耀一定要相信我。”
紧接着,是脸颊两侧各被蜻蜓点水般的触感所触及。
“同样的,当我伤心的时候,耀也一定要陪着我。”
王耀简单地应了一声,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因为我希望可以一辈子都让耀属于我,同样我也希望耀能够这么想。”
对方的举动也不再似开头时那般小心谨慎,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在下巴处轻吻一下。
“如果你愿意这么做,就不要推开我。”
说完,他吻上了王耀的唇。
全身剧烈颤抖了一下,鼻子也不小心溢出一声轻哼。明知自己这么做已经出格,王耀却有些迷醉在对方温热的唇里不愿醒来。
“呐,如果耀不推开的话,我就真的吻下去了。”
嘴唇间稍微隔开一点距离,对方再度以耳语的音量声明着,谈吐间的气息搔得王耀后颈发痒。
真的要推开吗?还是这样就好?王耀在心底反反复复地问着自己。
“做好决定了吗?”依旧以不急不缓的语气问着他,像是在给他最后一次逃开的机会。
王耀松开了一直握着对方手腕的手,睁开眼睛,看着那个浑身都在散发着微弱光芒的人,缓缓张开了口。
“嗯,我决定好了。”
作为回复,王耀伸出双臂,搂住了那人宽广的后背。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32-c33ae24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