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应援】印·回
· 是海尼姑娘个人露中漫画本《花未闻》的应援文章,公式站请点
· 伪文青风格,估计可能伤眼。


然后让我来解释一下我这篇的写作心路历程。【你走开谁要听啊!】
简单表示就是:
想要和本子有点联系→封面图上的小篆→想到了印章→搜了一堆有关印章和篆刻的资料→决定内容→动笔写
所以关键其实就在小篆上。

问题一 这是历史向还是架空文?
问题二 耀君以前到底是什么家庭环境的?

问题三 这两个人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什么关系?

答案一 不知道。
答案二 不清楚。
答案三 不晓得。
如果以上的言论没有坑到您的话,那就请继续阅读吧~


风细细地吹过木窗的边框,像是要吹透那木制梅花框令其凋零一般,撼动着半开的窗子,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声。坐在窗下红松桌前的黑发人不顾身边传来的丝丝冷意,仅紧了紧衣襟,便又埋头于手中那一方小巧可爱却又并未完工的印章。
那人双目紧盯着刀刃所走过的每一寸石料,无名指抵住刻章边角,每一刀下去都快捷迅速,却并不贪急,每下一刀便要描摹一下,生怕有了什么闪失。
随着日头从院内老柏树的东方落在了西侧的厢房屋顶,黑发青年的眉头也一点点松开,近乎腥红的夕阳余韵透过窗纸落在他的脸颊,描画了多一分的色彩。
屋外传来了久未修整的木门吱嘎声与踏在沙土石子上的脚步声,青年却是一丝不动,依旧持续着自己手中的动作,干净利落。
当身后的门被推开时,与之同响起来的是来人的话语。
“王耀,你说好送我的礼物呢?”
身材高大的青年让这间屋子一时间显得狭小许多,而来人脸上的笑容与听起来近乎无理的语气相配更是矛盾不少。
被叫做王耀的青年似乎是没有听到,不声不响,依旧做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那人却也不显尴尬,熟门熟路地走到书桌旁,单手扶在桌面上,垂下头来,好似在细心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眼睛却一直瞟向对方的脸庞。
“如您所见,我还没有完成。”放下手中的平口刀,王耀另拿起摆在一旁的小羊毛刷,将章面浮起的屑沫一点点扫去,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令他的音量减小不少,“怎么这么着急?难道你还以为我会食言吗?伊万·布拉金斯基?”说完,王耀暂时将视线从印章上转开,脸上带有淡淡的笑容。
平淡中带有嘲笑的目光刺得伊万心头一紧,但他依旧像平常一样说道:“怎么会呢~王耀可是很守信用的不是吗?”
“你知道就好。”加深了唇边的弧度,王耀缓和了表情,又拿起了刀继续刻着。
伊万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自觉无趣,便转而打量起屋内的摆设来。
屋里东西不多,除去一张书桌一张床两把椅子,几乎就再没有大型的家俱了。门窗看起来虽是名贵,但因久无打理,早已被日晒风霜破坏得再无原貌。更不用提,这里的装饰和他以前所住过的地方比起来,简直寒酸透顶。
“你在这里竟然住得下去。”不知不觉,伊万嘴边溜出了这样一句感慨。待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时真是后悔不已,但说出的话却是收不回来了。
“那还不是托您的福。”王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听不出感情地说道。
“呃……我……”难得慌张想要解释些什么,伊万急促地向前迈了几步,可没说出来就被王耀打断了。
“麻烦您把那边架子上的印泥递给我。”没有转身,王耀扬手向右侧指去,语气依旧平淡地说道。而映在伊万眼中的,仅仅是一个低下头不知在做什么的背影。
“……印泥?”顺着手所指的方向看去,伊万只看到了满柜子的书。
“在第二层,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盒,里面装着红色的印泥。”王耀说着,长叹了一口气,头也扬了起来,“是我前两天才买回来的,应该不会记错。”
依着他说的找了过去,伊万果真看到了一个瓷盒,打开一看,里面也的确是朱红色的泥状物体。
“给。”小心翼翼地将那看起来极其脆弱容易损坏的瓷盒放在桌上,伊万认真地看着王耀接下来的一举一动。
将手中的印擦了又擦,王耀揭开盒上的盖子,将印放在印泥上摁了几摁,再从几本书下的杂纸堆里随手抽出一张,将印盖在纸上,用力几下,在纸上留下一个痕迹。
“这个,你觉得如何?”王耀看着自己的作品,似是有着几分满意,可又等着对方的评价出来才打算自己亲自解释这个作品的创作过程。
伊万观察着纸上的那个红红的印迹,先是不确定地想要开口问些什么,想了想又闭上了嘴。最后还是忍不住,颇有些心虚,勉强维持笑脸问道:“这不是两个圈吗?”
王耀嘴角噙着笑,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他拿起印章,方便让伊万将章面所刻的字看个清楚。
“这个,是篆体的‘回’字。”一边说着,王耀一边以指为笔在桌面上写了一遍,“你可以当做是‘迂回’的回,也可以说是‘回去’的回。”说完,将印递到对方手里,让他看个清楚,自己则去收拾桌子上的一撮石屑。
伊万手里攥着这小小的一枚印章,心里有些疑惑,又不敢随随便便就问出来让对方嘲笑。见王耀忙于善后,他只得把注意力放回印章本身。
拥有着淡黄色泽的石头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愈发晶莹剔透,放在手中温润细腻的触感好似玉石。而印章一端刻有的龙就像是盘桓在印章上面,虽小却精,看起来就像下一刻便要动起来一般。
“这个,也是你自己刻的吗?”终于忍不住疑惑的伊万举起手里的章,指着那条龙问道。
“啊,你说那个。”王耀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又继续做他的事,“那是我很久以前刻的了。那时候每天都还有些闲工夫,拿那个来消磨一下倒是个好消遣。正好前两天你又让我送你个东西,我想手头还有这个,所以就拿这个刻了。”
“真的是很精致呢。”
伊万赞叹着,反过来复过去地看着。一不小心,将章的底部蹭上了自己雪白的围巾,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红印。
“那个……王耀?如果印泥沾上了围巾该怎么办……”犹豫再三,伊万还是揪起被自己染红的围巾一角,不知所措地问着。
王耀转过身来,看着伊万无辜又可怜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可好,才多久您就把自己的围巾给弄脏了。要是再告诉你这个印章需要保养,你又会是什么表情啊?”走过去,仔细看了围巾被染的程度,王耀拍了拍他的肩,“把围巾拿下来,我给你洗吧。你自己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洗的。”
依照王耀的话,伊万将围巾摘了下来,本想递给他,但对方马上转身离去的行为让他伸出的手落了个空,只好随手将围巾放在桌子上。
“不过……为什么你会刻一个‘回’字给我呢?虽然我说过刻什么字都好,但是为什么你会想到刻这个字呢?”再度研究起印章来的伊万看着底部的字,用指甲沿着回字的边缘轻轻划着。
难道,是想让我快点回去吗?
你,就那么讨厌我?
想到这里,伊万攥紧手中的章,眼眶里紫晶般波光流转,情绪繁多。
“因为这个字好刻,对你而言也更好认一些。虽然这样艺术性降低了很多,不过对你,我想应该刚好。”王耀收好其他东西,拍了拍手上的碎末,拿起围巾,向四处看了看,走到架子旁将围巾甩了上去,“用你自己的话说,这不就是‘两个圈’吗?那样,不是好记很多?”
走过伊万身边,王耀向仍沉浸在自己的阴暗情绪里的人笑了笑。
“不是……因为想让我回去的关系吗?”垂下头,伊万的眼睛紧盯着地板上莫名突出一角来的木板,心里没来由地压抑。
“就算是,我也不会在你面前说的。”王耀的笑容略微收起,“现在,可以放手了吗?”
这时候,伊万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抓住了王耀的胳膊。
“我只是,不想……不想……”依旧没有放手,伊万努力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脑中竟是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松开你的手!”王耀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他用力甩开了伊万的手,揉着发痛的手臂,“你的事情我管不了,我没能力我承认,但请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子的你只会让我感到厌烦!”
有些呆愣地看着王耀如此激烈的行为,伊万一时间竟也反应不过来,就由着他从身边走开了。
“你的礼物也收到了,现在拿着这个滚出去!”王耀回到了桌子旁边,双手撑住桌面,头也不回地说着。
伊万没有动作。他不想在此刻离开,在这个气氛冰冷似乎切入心腹的时刻,绝不是离开的时候。更何况,与王耀闹僵也并非他的本意。如要解释他刚才的行为,他也无法理清究竟那是出于什么理由才会做出那种痴傻到无知的举动。只是因为想做,就做了。
“……那,在我离开之前,能不能让我一个问题?”伊万勉强着开口,走到王耀身边,举起手心里的章,“这个是什么石头?看起来很漂亮。”
王耀瞥了他手心里的物件一眼,冻结的脸似乎略微缓和了不少。
“这个,叫做灯光冻,又称灯明石。作为印章而言,材质算是上等了。”吁了口气,像是将刚才发生的事当做一页书轻巧地翻了过去一样,王耀的表情再度恢复成先前淡然的神色。
伊万小心翼翼地看着王耀的表情,又开口问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拿过带有一丝温热的印章,王耀点燃桌上的油灯,对着窗口举起。
“你看,这石的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集中了微弱的日光与烛火,王耀拿着印章挡在光亮前,“在明亮的地方,这石头看起来是透明的。所以古人曾有评价,‘灿若灯辉,莹洁如玉’。虽然你是不懂这些话,但我想你应该不至于连美的事物都欣赏不了。”
伊万听着王耀暗含着讽刺的话,一心却系在那两句评价上。
灿若灯辉,莹洁如玉。
似乎,很像啊。
“虽然你说是透明的,但依然无法看透啊。”伊万缓慢地说着,同时望向身边站着的人。
王耀听罢,放下了油灯,勾起嘴角摇摇头。
“是的。虽是透明,却又令人无法看透。正是这一点具有别样的吸引力。”
伊万握起王耀的手,低下头看他手中的印章。他没有将印章拿回来,倒是沿着对方手里的印章弧线摩挲着,亲密又暧昧。
“你,对我也是这样。”伊万轻声呢喃着,并没有特别刻意的烘托,却听起来格外煽情。
王耀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眉宇间透露出无奈与为难。
“这样,又算什么呢。”在伊万的手覆上他的脸颊时,王耀问着,“我该讨厌你、排斥你不是吗?为什么,会这样?”
“不知道。这个答案,要是连自己都不清楚,又能问谁?”伊万将那小小的印章放在桌上,脸上是与王耀同样的神情。
“这样,究竟是对是错……”王耀靠在桌子边缘,低声说着,像在责问自己。
“我也想知道呢。”伊万笑了,托着下巴抬起头,在王耀唇上印下一吻。
两人拥在一起,彼此的呼吸逐渐加速。桌上的油灯烧着灯芯,发出噼啪的响声。代替最后一丝阳光进入屋内的风吹动着桌上层层叠叠的纸。而其中一张上面,留着一枚红色印迹。


后记

有关文章里,我有几个地方想解释一下。
先是说“您”。这个称呼有好几次出现在耀君对伊万说的话里,不过意思大致分两种。一个是因为戏谑,一个是为了讽刺。举例而言,耀君说的“如您所见,我还没有完成”有种好笑的情绪在里面,而“那还不是托您的福”已经蕴含了怒气在里面,基本上“您”字出现就是这两种情况。
而这两人莫名其妙令人摸不到头绪的关系更是让我感到又萌又纠结。我是很喜欢这种淡淡的虐,但是我怕大家不能理解。毕竟解释不清这种事我也不是没做过。因为隐藏了两人的过去所以很多事情不能写出来(懒也是一方面的原因了),导致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在找虐。
至于“回”字,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字义(迂回、回去、回到起点),另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觉得耀君刻章时间赶不及最好找个容易一些的,所以就这么定下来的。
其实这篇文章是属于逼着自己写出来的一种。为的是两个方面:一,我懒;二,我不擅长这种文风。
或许也可以说这两个原因是相辅相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呢……
我本人应该算是对篆刻还有着半吊子的兴趣。之所以说半吊子是因为虽然感兴趣但是不会专注在这方面的事情上,起码不会非常投入(虽然对于大部分的事情我都是这样的ORZ)。小学上劳动课的时候曾经让我们刻过印(不过是橡皮,倒是很好刻,成品被我一直保留到现在),对于篆刻的初始印象就是这么印在我脑子里的。
我是个没有限定就无法发展灵感的人,所以当时答应海尼给写应援的时候问了半天有什么要求没有。虽说没有过分限制很好但是对我而言,那简直就是苦思无果的前兆啊……所以拼命找思路就打到了小篆和刻章的主意上。
文章是属于难得的下笔前几乎没有构思,纯凭兴致写到哪儿算哪儿的那种。尽管写了第一段之后基本就有了人物构思和背景大致,但是由于不想再拖+懒惰成性,所以就没再确认年代和历史事件了。我本意是想写八/国/联/军/侵/华以后的时间段,可那段历史我自己都混乱得很实在不敢冒认,所以只好打了马虎眼,连是历史向还是架空向都不能确定。
不过这一次写这篇文章让我增了不少知识。查资料和筛选材料让我把有关印章的事情都好好地看了一遍,虽不敢说看过的都能记住,好歹也算是有了大概的了解。我头一次知道原来印石还有排名(尽管背不下来),也知道了印泥的各种用法和保养(虽然我不会去实施),还懂了冲切两种刀法的区别(但是不会用到啊)。真是大有所获啊。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就再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好了。练笔+长知识,何乐而不为之?

辅助资料:

篆体回
请参考这张图作为耀君所刻之章的最终效果图。
所以说其实回这个字真的很好刻的。

灯光冻

这张图则是网上流传据说是真品的灯光冻(= =|||)。
因为灯光冻太少见了,所以有好多图都被人们说不是真正的灯光冻。而这张我看见过好几次,我想,就是再差应该看起来的效果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于是就决定是这一张了~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35-fefebfa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まとめ【【?援】印?回】

? 是海尼姑娘个人露中漫画本《花未?》的?援文章,公式站?点。? ?文青?格,估?可能?眼。然后?我来解?一下我
[2012/11/27 09:45] まっとめBLOG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