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One The Restaurant
狭小而喧嚣的店铺内,个子太小的彼得举着一个对他而言明显过大的盛满碗筷的托盘,高声叫嚷着:“借过,麻烦请让一让。”说着,熟练地从人群中穿梭而过,推开一扇裹有皮革的木门,快速地走入气雾氤氲的厨房内。
最靠近门的是一张长桌,不断地向内延伸着。在长桌靠门的一侧上依次排列着做好的饭菜,为上菜节约了不少时间。
这不是一家规模很大的餐厅,前堂也仅有20张餐桌。尽管处于城市的繁华区,由于位置相较于同区的其它餐厅远了不少,客人也少了许多,但这也缓解了劳动力略有不足会带来的窘迫状况。
可今日却不知为何多出了平时几倍的人,而前几天偏又有几个人请了假,让这里变得十分繁忙杂乱。而此刻,原本应该有着四人的厨房内,竟也只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彼得十分娴熟地将碗筷放入洗碗池中,把手里捏着的点菜单一一摆到王耀眼前,说:“4号桌已经在催了,17号桌还要再加一碗长寿面。还有,20号桌的客人又来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忙碌了一上午后,彼得本应疲惫的脸上竟充满了兴奋,让王耀看得很是奇怪。
但他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匆匆地在围裙上抹了抹满是面粉的手,回过身去拿笊篱,满是抱怨地说:“你倒是看看,现在厨房就我一个人,那个家伙又不知道跑哪儿去看美女了,根本就忙不过来!”
说是这么说,王耀手上的动作可是毫不怠慢,说话间就盛好了一碗面,丝毫不露忙乱之态,倒似从容得很。
“给你,4号桌的已经摆那儿了。”在把面条递给彼得后,王耀又回过身去继续揉面。
彼得把菜都放上了托盘,有些疑惑地问:“这么快?这个是哪桌的?”
“那是我自己的午饭。”王耀用力地揉着面团,似乎是在泄愤,“不是已经在催了吗?怎么还不走?”
“没事,反正出去也只是更多人在点菜。”彼得满不在乎地说,“不过你怎么还没吃饭?”
王耀一脸无奈地说:“今天来了多少人你也不是没看到,弗朗西斯又不在,只有我一个人,根本腾不出时间来吃饭啊!”
“所以我都说过很多回了,要让店长实行午休制,可她就是不听。”彼得颇有些不满地说。
“不实行午休制也行,好歹也要找些临时工来呀!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似乎是把怨气全部转移到了眼前的面团上,王耀将揉好的面用刀飞速地斩开,那副架势吓得彼得直缩脖子。
“那我先出去了,你继续加油!”满是怜悯的彼得拿着托盘又进入了嘈杂的环境中。
就是因为你太能干了,所以店长才敢不请人的啊!大声吆喝着的彼得不禁这么想着。
王耀用手扇了扇风,给自己发烫的脸颊降降温,便又戴上了那顶在他看来纯粹多余的厨师帽。
虽说这样有利于卫生,但对于长发的王耀而言,背后的长发根本不在那顶帽子所能管辖的范围内,戴了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最多防着点头皮屑,王耀极其无聊地想。
小口尝了一下炖了已有小半天的西红柿牛腩,王耀满意地点点头,将锅里的汤汤水水控出来一些,用余下的食物成功地装满了一个大号瓷盆。当然,物美价廉是这家餐厅的宗旨。
这几乎成了一个惯例。每到星期六,总会有人来到20号桌,点一份西红柿牛腩。据彼得说,那是个奇怪的人。虽然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但却并不会给人带来亲切的感觉,反倒令人觉得应该避而远之。
不过王耀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个厨师,客人究竟是怎样的人与他无关,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别再惹上麻烦。既然他每个周末都来,自己提前准备好也是必然的。
话说回来,今天来的人可真是异常得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耀径自疑惑着,把菜放在长桌上,又开始着手准备下一道菜。
如果是别人的话,恐怕早就被雪片一般的点菜单逼疯了,但王耀却总能以迅速的反应能力判断出做什么、怎么做,轻易地决定做菜顺序,并在同时做几道菜的时候保持了菜色原有的韵味,可说是难得而少见的组织才能。
……只可惜全浪费在做菜上了。弗朗西斯如是说过。
王耀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从门口的玻璃窗向外看去。只见满目所及之处全是人,想必接下来的工作量也很可观。
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王耀咕噜噜地一饮而尽。
这半个上午以来他还一口水都没有喝过,虽然也节省了不少时间,但处于如此高温的情况下,再不喝水恐怕他会脱水。这份工作还不至于珍贵到需要命来换。
满头大汗的彼得兴冲冲地推开门,带有童稚的嗓音满是自豪地说道:“王耀!17号桌夸你的面做得很好吃!”
估计是不满于自己还没有吃午饭,王耀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是自然,那可是我的午饭!”语气之中,带着说话者对于自身能力的认同。
彼得虽然早就习惯了平日里王耀对自身厨艺的自满,可此时此刻,他还是忍不住反驳道:“难不成你工作时做出来的菜还和做给自己吃的菜味道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可比外面那群人要挑剔得多!他们,只怕连我做菜的方式有什么不同都吃不出来。”说着,王耀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刚放上桌的西红柿炖牛腩,嘱咐道,“那个,别忘了拿走。”
彼得嘟起了小嘴,把手里拿着的点菜单拍在桌子上,小心地捧起那盆菜,嘴里咕哝着“以这种态度对待客人小心遭天谴”这种话,不服气地走了。
彼得始终还是个孩子,只有孩子才会说出如此天真的话。王耀笑着摇了摇头,天谴?如果真有这种东西存在,世界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他也不会在这里。
“哟~小耀耀~哥哥我回来了!想我了吗?”弗朗西斯从员工专用通道潇洒地溜了进来,丝毫不感羞愧地抛着媚眼问道。
“滚一边凉快去!哪天偷懒不好偏现在偷懒!喏,那几个全交给你了,敢烧糊了你试试看!老子现在要休息!”一看到他,王耀的怒气就像一旁的蒸笼里不断往外冒着的水蒸气一样源源不断地爆发了。
没有被王耀出乎意料的语气吓到的弗朗西斯仍是轻松地笑着,一脸痞子样地说道:“耀你今天火气好冲,难道说这些单子难倒你了?”
“如果你在一个上午收到了3沓的单子,每个单子上至少点了4个菜,你会理解我现在想把你扒皮拆骨的心情的。”王耀咬牙切齿地说着,顺便拿起手边的剔骨刀擦拭了几下。
不过这个恐吓动作并没有吓倒自诩见过世间百态的弗朗西斯。实践证明,刀具总是比中华锅更无害的。
所以此刻弗朗西斯依旧心平气和地说着话:“3沓单子?你在开玩笑吧?”
“你难道就不觉得今天街上的美女特别多?”王耀叹了一口气,放弃了用正常方式与他沟通,在说话的同时忍不住开始揉起了太阳穴。
“不过难看的也比平时多了很多。”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在停顿了两秒后,一脸恍然大悟地说,“啊!这么说来,的确是了!天哪!王耀你居然挺过来了?”
强忍住叹息的冲动,王耀试了试正在煮的排骨,认命地说道:“不然你以为是神仙降临?与其在那里说废话,不如赶紧开始工作对我的帮助会比较大。”
弗朗西斯虽是法国人,却令人意外的做得一手标准的中国菜。据他自己所说,这是因为他太热爱中国菜和这个菜系背后的中国文化,特意学成的手艺。
或许是弗朗西斯终于体会到了难得的愧疚感,立刻开始洗手换衣服,在一切准备整理工作完成后,这个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金发男子却显出了完全不同的一面。
若是就身手利落而言,弗朗西斯其实并不输给王耀。虽然速度上略有差距,但举止上的几分优雅颇是赏心悦目,也让人不再计较。
在经过一个运动量大到不可思议的上午和毫无进食的中午,王耀饥饿的胃部在时刻提醒着他,无论是从体力的补充还是填补饥饿的角度而言,他都该吃饭了。满对着满屋子的食物香气,即使饿到眼冒绿光扑上去也是可以理解的,可王耀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动它们中的任何一个。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幸好,被自己的饥饿折磨了没多久,王耀就想起来刚才自己为了保证彼得端走的时候不会洒出来而特意倒出来的汤。今天厨房里人不多也因此变得稍微值得庆幸一下,若是平常,只怕这碗汤早就被拿走作为厨余垃圾倒掉了。
想到了这里,王耀毫不犹豫地冲到自己刚刚放置那碗汤的地方,端起汤来慢慢地喝着。
只喝了第一口,王耀就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真不愧自己费心思炖了一上午,西红柿和牛腩的精华都已经入汤,撒下的切得极碎的芹菜略硬的口感在口中分外鲜明,而最后放的香菜叶很好地提起了整道汤的味道。即使只卖汤,不卖料的话,也是十分值得起这个价格的。
弗朗西斯看着像舔着奶油的猫一样的王耀,不禁开口打趣道:“看你的样子,怎么像是好几天都没吃过饭了一样?”
“游手好闲了一个上午的人就应该专心于工作。”心情有所好转的王耀继续细细品味着自己的汤,满足的样子让弗朗西斯看了惊讶不已。
“天哪,真的是没吃过好饭呐。一碗汤都能喝得那么开心。”弗朗西斯摇头感慨道。
伴随着弗朗西斯有节奏的切菜声,王耀也不客气地回击道:“我也没见过一见到美女就双眼发直,口水流了一地还不自知的人。”
“喂!不要把哥哥我说得那么糟糕!”
“事实就是如此,你想不承认也没用。”王耀得意地以这句做了结尾,然后继续啜饮着自己亲手所做的汤。
看着像小孩一样坐在台子上,不停摆动双脚,喝得很是心满意足的王耀,弗朗西斯的嘴角以不易觉察的弧度弯了起来。
算了,难得他这么高兴,这次先放过他,下次再算账。
饮下了最后一口汤汁,王耀满意地舔舔嘴,跳下了地,颇为得意地说:“啊——这回好多了。”
虽然清楚自己其实只是填了个水饱而已,但这也足够让王耀再支撑上一段,最起码撑到晚饭的时候,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弗朗西斯见王耀像充电完毕一样活力十足,正想开口叫他赶紧过来帮忙,就被匆匆忙忙推门而入的彼得打断了。
“……耀,王耀!那个……20号桌……他要见你!”彼得慌张地说着,躲闪着不断开合的门,语句混乱不堪。
“彼得,别那么慌。你是说,20号桌的客人要见我,是吗?”王耀不紧不慢地说着。
“是啊,而且……”彼得看到了正在灶台旁干活的弗朗西斯,稍微愣了一下,马上又反应过来,继续说道,“他在说话的时候,笑得特别灿烂!吓死人了!”
笑得灿烂反而很吓人?王耀不禁对这个奇怪的客人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好!”彼得关心地嘱咐道。
王耀冲着一脸担忧的彼得笑了笑,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以令人宽慰的口吻说道:“放心。他说不定只是觉得我的菜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进的,或者是喜欢我做的菜,想当面告诉我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
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弗朗西斯已经向他们这边投来了担心的视线。
是啊,在经过那些事后,这些人会这么过度反应也是不奇怪的。
王耀深吸一口气,大声而又朝气地说道:“别在那里呆着啦!还不去请客人进来?”笑着,还轻拍了下彼得的肩膀,试图让气氛活跃起来。 彼得无可奈何地看了王耀一眼,认命地推开门,去找20号桌的客人过来。
门外已不像之前那样人声鼎沸,稍显稀落的门厅看上去总算正常了许多。
不过与以往相比,还是延误了他们的休息时间。这点,就算王耀再不愿意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无论如何,顾客就是上帝。这是服务业的真理。
所以,就算他不想见那人,也不能表现出来。更何况他身边的人已经比他还紧张了。
仅几秒钟的时间,彼得就带着一位个子很高的人走了进来。两个人的身高对比,让王耀看了直有当场暴笑出来的冲动。
注意到了王耀诡异的面部表情,彼得正眼也没瞧他一下,“哼”了一声就走出了厨房。
“你好~我吃的菜是你做的吗?”一道清亮的声音自眼前这个人发出,令王耀意外的是竟带有一丝孩童般的声音。
仔细看来,这个人穿着一身毫不起眼的大衣,脖颈间倒是围着一条十分出众的白围巾。虽然冬天尚未过去,这身衣着在室外会更舒适,但若是在温度偏高的厨房内,这就略显闷热了。
头发是白金色的,看上去好像很柔软的样子。
王耀仔细打量着这个一脸笑眯眯的人,觉得他好像没有彼得说得那么怪。
“嗯,正是。请问您是有什么……”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又开口说道:“不是,我只是觉得,今天的菜味道和以往的不太一样。都是你做的吗?”
王耀不禁有些诧异:“啊,是的。不过要是您不喜欢这个味道的话,我……”
又一次,对方没有听完王耀的话就开口说:“不,今天的味道虽然与以往不同,但很特别,我很喜欢呢~”说完,竟微微歪头,开心地笑了。
王耀被这莫名其妙的状况弄得摸不着头脑了,用力眨巴几下眼睛,确认了这不是在开玩笑以后,他不确定地开口问:“那您是想……”
男人走近了两步,看王耀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心情愉快地说:“我来是想说,今天的味道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呢~”
随着这个人的靠近,王耀只觉得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周身蔓延开来,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
“您是俄/罗/斯人?”为了不让对方看出异样,王耀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交谈着。
“咦?你怎么知道的?”白金发色的人看上去很是诧异。
“嗯,那是因为我今天做菜的时候有参考红菜汤的做法来做。所以味道也比较接近红菜汤,您是不是因为……”
“啊~那太好了!我一直是拿这菜代替红菜汤的呢~”第三次,不听他人说话的人再度打断了王耀,自顾自地说着。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让人很想质疑他究竟有没有遇上值得这么高兴的事。
王耀不露声色地悄悄向后退,无形间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丝毫不介意自己被多次打断的事实,王耀依然笑颜可掬地问道:“您如果想喝的话,前面那条街上就有俄/罗/斯餐馆,我曾经去过,是正宗的俄/罗/斯风味。”
话刚说完,王耀就发现眼前人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那不是我能去的地方。”说完,像是泄愤一样用力揉捏着围巾,力气之大让王耀看了心惊。
没错了,他一定是!王耀无比确定地得出了结论。几乎是想出答案的一瞬间,王耀就不再紧张了。
又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有什么可怕的呢?
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弗朗西斯此时缓步走上前来,随意地将手臂搭在王耀肩上,状似轻松地说:“先生,您已经清楚地表达出您对我们工作的看法了,现在,如果您没有别的什么事要说的话,我们还要工作。当然您要是还有事的话,哥哥我欢迎您下次再来。”
男人不满地看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也毫不示弱地回视着,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看着这两个人的举动,王耀无奈地只想笑。
最后,那人终于放弃般叹了口气,继而笑着对王耀说:“那么,希望我下次来还能吃到这样的菜呦~”
王耀也回报以微笑:“嗯,我会全力而为。”
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弗朗西斯浑身紧绷的肌肉直到那人走到两人都看不见的时候才放松了下来。清晰感受到这一变化的王耀好笑地看着他,像是觉得多此一举般说道:“你那么紧张干吗?他什么都没做。”
弗朗西斯夸张地叹了口气,收回自己的右臂,耸了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戏剧化地说道:“他什么都没做最好。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别人先不说,你那个弟弟就会先把我扒皮拆骨的。”
“别胡说,港才没有那么暴力。”王耀一边说着,一边打着鸡蛋,规律有节奏的搅拌声填补了两人对话时的空白。
眼见王耀想以忙碌逃开话题,弗朗西斯收起了脸上戏谑的神情,严肃地警告着:“不要跟他有过多接触。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他究竟是哪边的,但无论哪边你都惹不起。别忘了你究竟是因为什么才来的这里。”
王耀依旧平静地打着蛋,不徐不疾地说道:“我记得,你放心好了。”
听着他这种语气,弗朗西斯知道,谈话已经结束了,只得低声叹道:“但愿如此。”
这句话,王耀没有漏掉。
一直躲在门外的彼得终于走了进来,以如同以往的轻快口气说道:“又来了2份单子,3号桌要了……”
彼得接下来说了什么,他没有听。他只是任由自己的手简单而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虽然知道弗朗西斯和彼得之间一直在交谈,但他们说了什么,自己一概不知。
接下来的时间,王耀几乎都是处于恍惚的状态下度过的。当他终于猛然惊醒的时候,已是店铺的铁门缓缓落下,夜幕降临的时候了。
面对着弗朗西斯担忧的目光,王耀只得笑笑来让这个值得信任的伙伴安心。在与大家道过别后,走在夜晚的街道上,看着满目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光,王耀长长地叹了口气,口中呼出的气全数变作了白雾。
他搓着微有些发红的手,努力想使它们暖和起来。
果然,有些记忆无论怎样都不会忘记的。
仰头望着被城市的灯光熏得通红的夜空,王耀无奈地笑了。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5-6e5d874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