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Three It’s Just Another Day
王耀推开与同街区内的店铺相比略显破旧的木门,缓步走了进去。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引起了店中人的注意。坐在柜台前的女子抬起头来,在看到王耀的一瞬间,甜甜地笑了。
“王耀先生,今天也是替哥哥拿东西过来的吗?”
王耀笑着摆了摆手,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柜台上,说道:“不用这么客气,你哥哥和我是老相识了,我比他也只大一岁而已,你要总是这么叫我,我可得迅速老化才能衬得起你这个称呼了。”话说到后来,无论是眉眼还是言语都已经明显带有了玩笑的意味。
爱玛也很配合地抿嘴笑了起来,鬓侧的丝带微微颤动着,一举一动都让王耀不禁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可爱极了。
回想起自己的妹妹,无奈的王耀只得决定还是赶紧办好瓦修委托给他的事,其余的就不要多想了。
爱玛接过一看便知是自家动手包的油纸包裹,小心翼翼地拆开外包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爱玛每次都会把外包装纸叠得整整齐齐,像是对待世上最宝贵的物品一样统一放好。
为了礼貌起见,王耀决定还是像平常一样把眼睛别开。
店里的装潢并不需要很多钱,但整体却营造了一种静谧而心安的氛围。紫红色的墙纸上带有金色的花纹,恰到好处的摆放与适当的灯光,并不精致但很美观的小物件,都让小店看上去格外特别。这也正是为什么爱玛的生意受到附近女性顾客如此欢迎的原因。物美价廉只是一方面,真正吸引住了她们的是这里独一无二的风格。
当然,爱玛独到的挑货眼光也是她成功的原因之一。王耀记得自己曾给湾湾买过一个手机链,结果得到了一向追求时尚的妹妹一句“没想到大哥也变得有眼光了”。
不小心又想到不该想的事的王耀通过玻璃窗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脸是如何垮下来的。
突然,摆在架子上的一个小陶瓷工艺品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朵巨大的向日葵,花盘的下方有一个小人抱住了花茎,黑色的头发,估计是亚洲人。由于尺寸太小看不清表情,可不知为什么,王耀觉得他是在笑。
白瓷的底座在橙色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釉色也十分均匀,看上去做工很细腻。
“王耀先生,您看看,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看出神的王耀想进一步观察这个瓷器的想法,他忙不迭转过身,看到了爱玛正调整着自己发上新系的蝴蝶结,一脸紧张地等待着他的评价。
“很不错的颜色,很适合你。看得出来瓦修可真是用心了。”王耀平稳了下自己的心情,出自真心地赞扬道。
听到了王耀毫无保留的评价,爱玛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但微红的脸上透露出的不只是羞涩,更多的是自豪。
“……对了,王耀先生,啊不,呃……”突然意识到了的爱玛有些手足无措地寻找着词汇。
王耀看着不知该怎么称呼自己好的爱玛,略带无奈地笑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叫我就还是像原来一样吧。”
“那,不好意思。”爱玛有些窘迫地回答道,“那么王耀先生今天是有什么事吗?我看您不像平时一样,今天好像是有什么急事吧?”
出乎意料之外的话题,让王耀不禁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爱玛认真地解释道:“因为今天您手里拿着一袋东西过来,袋子上是附近的市场标志,所以我想您应该是买了些急需的物品。因为您平时不会在这边买东西的。”
好敏锐的观察力!王耀暗自感慨着。不愧是瓦修的妹妹。
瓦修在队中就是以超乎他人的敏锐与矫捷有力的行动为大家所称赞,这也是他与王耀除了彼此间相似的生活经历外,更容易谈论的话题。
“如果您有急事的话,就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爱玛微笑着,眼里流露出坚毅的光芒。
一看便知这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女子,仅从这点而言,瓦修的担忧不得不说是有些过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王耀也不再客套,拿起自己的袋子,嘱咐着爱玛,“不过万一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自己逞强,有些事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女孩子家平时还是多留点心,警惕性不要太低。”
“好,我知道了。”爱玛挥着手,对马上就要走出店门的王耀轻柔地说道,“路上请小心。”
看爱玛完全没有对自己已经重复过很多次的话厌倦,王耀不得不感慨,同是妹妹,怎么自家的和别人家的就差了这么多?
迈出店门,清晨冷冽的空气尚未完全消散,一开始路上仅有的三、两行人,现在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加了不少。王耀提着手里买的红枣、海带等食材和一些绷带、药水,脚步渐渐加快了许多。
不知道那个家伙醒了没有,昨晚虽然给他止了血,也半强迫地给他灌了许多水来暂替他失去的血液,但毕竟那是水不是血。今天自己必须给他喝点补血的汤,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他能接受的也只有流食了。
虽然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输血,但那只有对于能上医院的人才成立。
捋了捋有些散乱的头发,王耀不禁叹了口气。
昨晚给他把沾满血的衣服褪掉的时候才发现,衣服里面也还有着伤口,虽然不很深,但也必须赶紧处理。
从他的体格看起来,应该原本有着充足的营养补充,更可能长期受过良好的体质训练,说不定身手能与自己一较高下。可看现在这副稍嫌瘦削的身躯,怎么看怎么像是长久过不上安稳生活的人才会有的。如果说他曾受过训练的话,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就算是街头的小混混,像他这种体格的人也不应该瘦成这样。
王耀皱着眉头,无法想象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
尽管他短时期内不会醒过来,现在就想这些或许是言之过早,但自己也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以防万一。难得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绝不能让它恶化。
正想着,低头走路的王耀就被一个从旁杀出的家伙挡了个措手不及,一向大大咧咧的人一如既往的大嗓门让王耀顿生为什么自己会走这条道的懊悔感。
“呦!王耀!最近好久都没看到过你了斯密达!”任勇洙毫不拘谨地拍着王耀的肩膀,脸上灿烂的笑容在着急回家的王耀眼里格外碍眼,“我们家的泡菜店又推出了新的款式,你来尝一尝吧斯密达!”
忍受着来自路人好奇又诧异的眼光,王耀用力地挣开任勇洙过于热情的推搡,做出抱歉的神情,努力让自己的话听上去除了诚恳没有别的成分。
“不好意思,我着急回家,火上还做着汤呢。下次吧,有机会一定来。”
没有一丝的怀疑,刚开门没多久身上还随意地穿着一件白T恤的任勇洙只是满脸的遗憾。
“真是太遗憾了,本来还想让你见识一下既有营养又美味的泡菜的,看来只有下次了斯密达。”
王耀趁着这个机会,一边愉快地和任勇洙挥手一边快步迈开,在转头的一瞬间长长地松了口气。
真是个傻大个,怎么可能会有营养的泡菜?
说起来,他和任勇洙相识也有三年了。在这三年里,王耀充分认识到了一个人究竟可以乐天到什么地步。虽然有些时候他的所作所为让人很是哭笑不得,比如说什么“营销泡菜大作战”,整场下来彻底让王耀明白了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如果说真心话,他并不讨厌这个家伙。毕竟,能活得这么轻松也是种幸福。
见太阳已经散发出明媚的光芒,王耀不得不再度加快脚步。

急匆匆地推开家门,王耀快速跳动的心脏在胸腔里咚咚作响。厨房里传出汤锅盖被蒸汽冲击而不断跳起的声音,房里寂静的环境让王耀安心了不少。
看来是没发生什么事情。王耀放下手里的袋子,换好鞋,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的房间,如预料般看到了还在沉睡中的人。
王耀伏下身来,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脸色,同时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在确认了没有任何发热现象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看来昨晚的措施做得还算及时,当年在警校学的那些知识也算没有白学。
转身进入厨房,王耀把袋子里的红枣拿了一部分出来,用清水洗净后,打开锅盖,顿时厨房里弥漫着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在红枣撒入锅中的一瞬间,王耀轻声自喃道:“好,这样就没问题了。”
接着,王耀开始弯腰收拾昨晚制造出来的医疗垃圾和撒了满地的衣物。凝视着衣服上已经凝固的血污,王耀忍不住抿紧了双唇。
衣服又破又烂的,真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坚持过来的。不论是那家伙的大衣还是围巾,都该换件新的了。
幸亏自己今天不上班,要不然就只能请假来照顾这个家伙了。
想到这里,王耀皱了皱眉,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缓。
等他醒过来,一定要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劝动他的话,还是让他退出吧。毕竟我也曾是做过警察的人,这种程度的事也还应该做。
把手里拿着的衣物放入洗衣机内,王耀踮脚去拿架子上的洗衣粉,却听到了卧室里传来了窸窣的响声。感到疑惑的王耀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想走过去看个究竟。
如果真是这么快就能醒过来,这家伙的身体素质未免也太惊人了。
在踏入卧室的一瞬间,王耀就看到了依然还在床上半撑着身体努力想要起床的人。动作僵硬缓慢,明显是根本没有恢复却还在逞强。
“别动,你身体还没好就不要随便乱动!”惊讶之余,王耀急忙赶了过去,半强迫地促使白金发色的男人又躺回了床上。
虽然动作略为强势了一些,但王耀还是小心谨慎地避过了伤口。
躺回床上的人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眼睛先是呆滞地盯着天花板,而后才慢慢转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王耀耐心地接受对方仔细的打量,知道他这是因失血过度引起的反应迟缓。
可不知为什么,王耀总觉得眼前人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之前已经认定了他就是那个组织里的一员,也的确感到了与那些找自己麻烦的人相同的气息,可现在王耀又隐约察觉到这人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究竟是哪里呢?王耀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
“是你。”良久,那人缓缓地开了口,“为什么?”声音里像是有着一丝叹息。
王耀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这人真怪,平常人醒来应该第一句问‘这是哪里’。”
那人轻声地笑了,不顾王耀的劝阻再度坐了起来,缠有绷带的半裸身躯也因此从被子下滑了出来。
“这种问题不需要问。只要观察一下就可以得到答案的问题,我为什么要问呢?”为了让自己更舒适,他斜靠在床头,“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王耀惊讶地睁大了双眼,手也不自觉地握在一起。他没有想过,这个人醒来后竟会最先提出这个问题。
像是为了转移话题,王耀拿起床上的一个枕头,放在了那人的背后。那人也配合地移了移身子,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王耀的脸。
说实在的,王耀自己也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与这个人非亲非故,最多也只有一面之缘,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么异于寻常的举动来呢?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揽这种麻烦上身。
究竟是为什么呢?
床上的人一直耐心地静静等着,一双紫色的眸子直盯得王耀心里发毛。
“……与其在这里问这种无聊问题,还不如好好休息养好你自己的身子!”想到最后,脑中只剩下了一团乱麻的王耀只得逃避问题般转移了话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不能留在这里了呢。”对方以其特有的甜腻嗓音说出了令王耀不敢置信的话,“我不能接受一个人毫无理由的帮助。”
看着他真的在试图下地,刚刚的尴尬顿时被王耀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的火气燃烧殆尽。
“你给我乖乖地躺在床上别动!老子救你回来不是为了让你把命就这么扔着玩的!明明什么力气都没有还在那里说大话!看你现在都处于什么状态了还在逞强?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做的?”
没想到王耀会发脾气,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浮上了暧昧的笑。
“你喜欢我?”
“滚!老子没那嗜好!”王耀想也不想地吼了回去,恨不得直接赏给这个奇怪的家伙一记拳头。
“那为什么?”他并没有纠缠这个话题,那丝暧昧的笑容依然凝固在唇边,却不知为何又增添了几分严肃。
见这人依旧执着于这个话题,王耀只得认命地叹口气,捋了捋自己垂下的几丝头发,无奈地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
对方倒是坦诚,明明仍处于他人的屋檐下却还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我想知道你将来会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这下就清楚了,难怪他一开始醒来的时候就以警惕的眼神看着他。果然是在黑道里混的人,即使面对自己获救这件事的第一反应也是会先想到自己是否被人算计而非庆幸。
“那你可以放心,我并不打算从你那里获得什么回报。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王耀斟酌着词汇,努力地让自己的话听上去没有歧义,“虽然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说不定……或许……是和我做的菜有关吧?”
并没有看自己的话对那人产生了什么影响,王耀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喃喃自语着。
“你知道,我们每天都在做着同样的菜,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够吃出同一道菜的不同味道。但是……”说到这里,王耀渐渐垂下的头复又抬起,直视着略带惊讶的人,“你吃出来了。虽然这应该也和你常来有关,但毕竟你尝出来了。我只是觉得‘终于有人发现了’,就是因为这样……这样,你明白了吗?”
说完,王耀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而那人却也沉默地看着王耀,像是在深思些什么。两人虽不熟识,此时却是默契地保持着静谧,似乎谁都不想开口,打破这份难以寻觅的宁静。
但,这种情况终是不能长久保持的。
“你叫什么?”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王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见对方仍是一脸淡然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催促之意,这让仍处在刚才那种情绪中的王耀对这个之前还任性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人产生了好感。
“我姓王,单名一个耀字。你呢?”仅有两个音节的名字,简单易记。再配上一个淡淡的微笑,是王耀一直以来向他人介绍自己的习惯。
或许是出自无意识的礼节,对方笑着伸出手来,身体微向前倾,声音里仍带有一丝虚弱地说道:“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从这样的表现看来,应该是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王耀赶紧上前几步,握住他的手,重复说道:“伊万……布拉……金……”说着说着,舌头不自觉地打了个结。
对于他而言,要记住一个只听过一遍而对方又说得极快的俄文名字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意识到了他的窘态,伊万又笑着说道:“啊~你叫我伊万也可以呦~”
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加上此时伊万温良到极致的语气,让王耀瞬间联想到了一头无害的小熊,和先前那个莫名强硬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笑弯的眉眼更是让王耀想起了现在还留在湾湾房里的那只小棕熊玩偶,一时间差点让王耀想要伸出手去确认那个人的头发是否有着同样可爱的触感。
深吸了一口气,王耀强迫着自己镇定地说:“那个……我锅上还做着汤,我必须去看一看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就叫我。”说完,便逃跑般出了卧室。
伊万放松着自己的身体,倚靠着床头的枕头,微笑着回味王耀刚才的态度,半晌,近乎满足地说道:“这个人还真有趣啊,比那三个家伙好玩多了~看来以后不会无聊了呢~”

揭开小巧的锅盖,王耀闻到了预料中的香气,终于让自己安定了下来。
锅中的汤上浮着薄薄的一层油花,奶白色的汤汁中点缀着红枣,让人垂涎欲滴,隐约还可看到锅的最底层静静地躺着一只整鸡。
这个总能让自己争回一口气了吧?自己还从没在外人面前如此失态过,真是丢死人了。
脑子里满是对自己的批判的王耀紧抿着嘴盛好一小碗的汤,从碗筷盒里拿出一支勺子,走过放毛巾的地方时,想了一想,拿走了一条。
再度走入门内,王耀看到靠在床头不知想些什么笑得格外开心的伊万,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个……呃……伊万,吃饭了。”犹豫了一下,王耀还是决定不虐待自己的舌头,直接叫了对方的名字。
回过神来的伊万愉快地转过了头,在看清王耀手里端的汤的一瞬间表情凝固了。
“……这是什么?”丝毫没有情绪变化的声音听上去颇像是火山爆发的前兆。
“你的早餐……别告诉我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你还不知道你应该吃的东西只有流食。”王耀毫不迟疑地回答道,表情严肃认真,直接将伊万原本打算说的话截在半途。
伊万的表情渐渐由僵硬转为了不满,却又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嘴唇不断蠕动着,最后沉默着摆出了一张臭脸。
王耀有点无奈。这真的和刚才那个是同一个人吗?为什么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小孩子?
坐在柔软的床边,王耀拿毛巾铺在自己膝盖上,和声细语地劝道:“伊万,喝汤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保证,你不会讨厌这个汤的。来,尝一口好吗?”俨然一副在哄小孩子的语气。
伊万看了一眼白瓷碗内的汤,眼中已经有了动摇的迹象。显然,汤的香气已经起了作用。
抓住这个时机,王耀继续游说道:“那我喂你好不好?不好喝的话我就拿走。”
听到这句话,伊万猛地抬起了头,速度之快,吓了王耀一跳。
“你说的!我要是不喜欢你就给我做别的东西!”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伊万的眼里闪着别样的光芒,看得王耀一头雾水。
“好,我答应你。现在,张嘴。”王耀舀了一勺汤,轻轻地吹凉,送到了伊万嘴边,“啊——”
伊万迅速地张开嘴,还是温热的汤顺着喉咙滑入了胃袋,一股暖流迅速地流遍全身。直到此刻,伊万才意识到他有多么需要这碗汤的滋润。
更令他意外的是,汤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味道鲜美,是他从没有尝过的。
虽然没有说话,王耀也已经从表情上看出了伊万的真实想法。
“我没骗你吧?来,接着喝吧。”王耀笑了笑,表情一如既往的平和。
又舀了一勺清亮的汤,王耀再度吹凉,额前的几绺碎发不安份地滑落,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着。
伊万静静地待着,仔细地看着王耀的一举一动,一种别样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开来。
一勺又一勺,王耀耐心地喂伊万喝着汤,神情专注。
终于,一碗汤喝完了。王耀拿起膝上的毛巾给伊万擦嘴,同时问道:“怎么样?还想喝吗?”
见伊万呆愣愣地看着他,王耀不解地看着他,在伊万的脸前不断挥着手,企图以此引起他的注意。
“王耀你好贤惠啊~”
没想到,伊万恢复神智的第一句话就让王耀的面部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
用力深呼吸,王耀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想冲着他的脑袋来一下的冲动,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先生,贤惠不是用来形容男性的词语。如果连这个你都不知道的话,我建议你回到学校好好重修一下修辞学。而且我不认为与我认识没多久的你有资格说这话。”
更让王耀气结的是,对方竟然一脸笑眯眯地说“我只是想看看我这么说你会有什么反应”。
在脑中进行过了一系列的暴力行动后,王耀面无表情地起身,冷冷地说道:“看来你不需要第二碗了。”
正说着,手腕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十分不适应这种行为的王耀皱眉回身看向伊万,等待着他的发言。
“我可以在这里待多久?”伊万一脸认真地问道,与之前玩笑时的神情完全不同。
王耀一时不知该回答些什么,只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接着马上说道:“你可以待到你痊愈为止,等痊愈之后就可以走了。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听我的,我让你吃什么就吃什么,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么我不用给你钱的吗?我还不知道会在这里住多长时间呢。”伊万一脸诧异地问道,“对了,这么说来,如果我一直住在这里,那你睡在什么地方?”
王耀指向同一间房里的另一张靠近窗户的床,解释说:“我就睡那张床。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算,可以等你离开的时候再说,反正我也不等着用这钱。”
那张床是港还在家里住的时候所用的,而伊万正用着的这张则是他自己平时睡的。会这么安排除了他对床铺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外,港绝不会喜欢一个陌生人睡在自己的床上也是原因。更不用说自己一人独占了一间屋,即使现在不在这里住也依然把屋子上了锁的湾湾。
两个人又陷入了莫名的沉默,王耀手里端着瓷碗,静静地注视着伊万的动作。
“如果你没事了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说着,王耀就朝向门外走去。
伊万抬起半垂的头,手指在被子上轻巧快速地敲点着,开口唤道:“王耀?”
“嗯?”对方停下了脚步,扭回头来看着他。
伊万突然发现,这个样子的王耀看上去令人感到很亲切。嘴角不自觉地咧开,以近乎撒娇般的口吻说道:“我还要再喝一碗~”
像是早就料到了他的举动,王耀点了点头,表情丝毫不改地回答了句“明白了”就又向外走。
“还有……”
王耀不得不又停下脚步,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回过头来继续和睦相待。
“还有什么事?”
“讨价还价是什么意思?”伊万用手托着下巴,双眼睁得极大,一副好知求解的神情。
回答他的,是门板被狠狠撞上的声音。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7-74c2cfc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