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Four Their First Kiss
拉开遮住窗外昏暗光线的窗帘,王耀对着床上早已醒来却迟迟不肯起床的人说到:“天亮了,你该起了。”停顿了一会儿,像是不情愿却又不得不说一般再度开口,“你的伤已经好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天你就可以走了。”
屋内虽有着些微的光亮,但依然朦胧,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他虽然觉得这话说出来很不客气,比起提醒更像是逐客令,可还是不得不说。毕竟,他一开始就说过了,会让他待到伤好为止,可他并没有留他住下来的打算。而且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他最后一件愿意做的事就是自找麻烦。
翻动被子,窸窣的声音响起,一直赖在床上不动的伊万坐了起来,身上的痕迹比起个月前淡了很多,看上去不再那么狰狞。原本瘦削的身躯经过王耀不间断的进补疗养也显得匀称而健康。
“是呢,我的工作也放下了好一段时间,是该回去了。”
王耀皱了皱眉,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总算知道了这家伙究竟是怎样固执的一个人,不管跟他争论什么最后都只能挫败地放弃。仅仅是早餐要喝牛奶还是豆浆这个问题就不停地争论了两周。所以虽然他很想反驳他口中所说的“工作”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想想还是放弃了。
“王耀,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正在王耀疑惑着这人怎么突然客气起来的时候,下半句出现了,“可惜我现在还没有钱还你~”
笑容骤然加大,简直像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他的样子与吃了白食后意图逃跑却被人发现的表情截然不同。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王耀略带僵硬地回答:“没事,本来我也没指望你能给。”
对方套上了上王耀从箱底翻出来的米色粗线毛衣,有些瘦小的衣服似乎并不舒适,伊万一脸闷郁地不断用手拉扯着。淡金色的头发乱蓬蓬的,让此时的伊万看上去丝毫没有初见时的疏离感。
“有点小,你就将就一下。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了,你自己的衣服现在又都穿不了。”王耀看着,习惯性地走过去帮着整理。
伊万低头,若有所思一般注视着为他忙碌着的王耀。虽说起床比伊万要早,但王耀也只是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头发依然披散在肩上,甚至连衣服都是随意套上,并不像平常一样整齐。
一阵若隐若现的香气飘了过来,伊万闭上眼睛闻着,反应过来这是王耀浴室里放着的洗发液的味道。
明明两个人用的是同一瓶,伊万却觉得王耀的味道更香。
“你可真香。”无意中,伊万脱口而出。
王耀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男人有什么好香的?别胡扯了。”手上的力道自然也加重了几分。
这个人,平日里就总是说一些这样那样的浑话。一开始的时候还算少,日子越往后过这人越猖狂。真是搞不懂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伊万也不再说话,只安静地站在原地,脸上依旧是不变的笑容。
他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人很有趣,而且看上去也没有恶意,才决定留下来。可没想到,这人竟会如此细心地照顾自己。不仅仅是擦药换药,甚至他每天吃什么做什么都已经做出了完整的计划。再专业的营养师和护理工恐怕都无法做到像他一样,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在照顾自己的亲人一样。
伊万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相见了,自从三个月前他进了那个组织以后,就再没联系过了。
也是从三个月前开始,他就再没有长期的在某个地方定居,不是三天两头的换地方,就是家里被不知名的人弄得一塌糊涂。
现在,要让他离开这个住了已经有一个月的地方,还真有些舍不得。更不用说有人免费提供吃住和娱乐了。
想到这里,伊万不免有些遗憾。

“穿好衣服,带好你自己的东西。”王耀嘱咐着已经洗漱完毕的伊万,“出去之后小心一点,别再惹祸上身了。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抓起许久不曾带过的白围巾,伊万看着上面因当初的摩擦而破损翻毛的地方微微发愣。虽然破损之处无法修补,但还是可以看出当初将它收起的人有精心清洗过并作了少许缝补。
正当王耀为伊万异样的目光感到心慌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将围巾系到了脖子上,微笑着对想要开口解释的王耀说道:“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让王耀心口一暖的同时也惊诧不已。
没想到他也可以笑得如此灿烂,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条白围巾啊。
伊万说完,扭头看向了桌子。在发现桌子上空空如也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失望。
“没有早饭吗?”
王耀也随着他的视线回过了头,随口接道:“啊,今天你不是要走了吗?我想你可能更喜欢在外面吃。而且我记得你不喜欢吃早饭。”
记得第一次让他吃早饭的时候,伊万满脸上都写着不情愿。尽管也和早饭的内容有关,毕竟外国人应该很少吃下水一类的东西,更何况是猪血呢?但当时也是为了让他快些恢复才这样做的,而且之后的早餐会随着他的恢复情况而不断换菜色,可每次他还是一副被迫的苦样。
伊万手里捏着围巾的下端,想说些什么,又迟迟不肯开口。
王耀疑惑地看着踌躇不已的人,凑近问道:“怎么了?”
赌气地把头撇开,伊万干脆地回答道:“没事,我才没有想吃。”
有些惊讶的王耀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突然任性起来的人,一时间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一个月来,他的每一个表情基本上他都领教过了,甚至还包括在睡梦中某人散发出来的诡异气场。可现在……这个幼儿版的伊万算是怎样?
“我走了。”伊万迅速转身,神态有些尴尬,甚至还穿着拖鞋就去拉门把手。
王耀赶紧拉住他的手,连声说道:“别,你衣服还没穿好,这样出去会冻着的!”一边说着,一边把早就准备好搭在椅背上的大衣递了过去。
拿过同样熟悉却又陌生的风衣,伊万沉默了。
同样的破口,同样的缝补,看得出来王耀真的很细心。
王耀静静地看着他,想读懂他的表情。他不明白,此刻究竟用什么词来形容才算正确。既不是僵局,也不是尴尬。但就是没有人想开口说些什么。
屋里的日光灯发出刺眼的光芒,两个人面对着面,像在等着对方开口。
终于,还是王耀先移开了目光。
伊万眯起眼,嘴角的原本隐藏的笑意越发明显。
墙上的老式挂钟突然敲响,一声一声,回荡在安静的客厅里,敲在两个人的心上。
“看来,我是该走的时候了。”穿上鞋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伊万和着钟声轻轻以鞋尖敲地,“虽然舍不得,但我也必须走了呢~”说着,嘴角染上一丝冰冷的温度。
还没等王耀反应过来,伊万就果断地拉开了门,大步走了出去。屋外的冷风鱼贯入内,激得王耀一个寒颤。
直到门已半掩,王耀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和他道别,不禁有些空落落的。
环顾四周,布置整齐的客厅显得格外空旷,尚未结束的钟声更加凸显出这里的冷清。
王耀低下头,笑容里夹杂着苦涩。
“……哎,又是我一个人了。”
叹息般说的这句话,转眼便不复存在。

同样是热闹喧嚣的餐厅厨房,同样是忙碌得不可开交,但今天弗朗西斯却一反常态地待在自己的岗位上不曾翘班。
虽说圣诞节客流量大也是原因之一,但对于弗朗西斯而言,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确认。
“我说……王耀,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犹豫了半天,弗朗西斯终于遏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
这边王耀正好将肉放入锅中,“哗啦”一声掩掉了所有声音。
看王耀没听见自己的话,弗朗西斯仍不放弃,走近了几步,又高声重复了一遍。
终于听到的王耀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反问道:“怎么这么说?”
弗朗西斯缓步走了过来,将额前的碎发拨向后方,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你还说……哥哥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沉默过。即使遇上再大的难题,你也从不会像现在一样意志消沉。”
“我?意志消沉?”王耀一脸惊讶,手里的炒勺不禁慢了下来。
弗朗西斯轻靠着长桌,一只手扶在光洁的桌面上,姿势很是优雅。
“哥哥我可受不了你这种自欺欺人的态度,你这一个上午以来说过几句话?有和其他人打招呼吗?别说今天,就仅是这一个月你的表现就很不正常。”
王耀心里一惊,脸上却愈发诧异起来。
无论如何,自己做的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如果弗朗西斯知道了,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伊丽莎白。而且港……唉,真是麻烦透了。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无懈可击。如果不是弗朗西斯知道王耀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真的会被骗过去。可正因他对他的了解,他才会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
如果是一般情况,他会客气且礼貌的不去触及。可现在事态敏感,他必须提高警惕。
“王耀,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但如果是有关……”
一听到这里,王耀就知道弗朗西斯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啊~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弗朗西斯你啊!”王耀突然如释重负地笑了,“我最近是有点烦心事,你也知道,我妹妹她……嗯,我正在想给她买个什么礼物好。”
弗朗西斯有些吃惊地睁大双眼,转眼便毫不怀疑地回答:“是这样啊,王耀你早说不就好了。哥哥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你家那妹妹全警局可是都扬名了。”
见弗朗西斯丝毫没有起疑心,王耀暗暗松了口气。
“哈哈,这个……家丑不可外扬,能不说我还是尽量不说。对了,你可别到处乱说去!”
要是这家伙向大伙说了,港一定会给湾湾打电话的,到时候自己的谎言就会被戳穿了。
“王耀你放心,哥哥我可不是那种人。”弗朗西斯冲他抛了个媚眼,换来了王耀一记不客气的白眼,“对了,今天是圣诞节,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外面的行人虽然比平时少,但氛围还不错。你应该是从没有感受过的,正好可以去看看。”
把锅里已经炒好的牛肉盛了出来,王耀无所谓地回答:“我也不过圣诞,看它做什么?”硕大的锅被他平平稳稳地端住,看不出有丝毫吃力之处。
弗朗西斯耸耸肩,接过他递过来的盘子,进行着后续加工。
“就当是哥哥我送你的圣诞礼物,出去放松一下心情,对你有好处。”
王耀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看着弗朗西斯。
虽然这人的表现有时让人无法信任,但实际上,每逢大事,弗朗西斯总是可以信赖的。
也因此,自己内心的愧疚愈发鲜明起来。不管是什么原因,自己利用了同伴对自己的信任是不争的事实。
尽量掩饰住自己迫切想要离开的心情,王耀脱掉厨师装,依然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脸上也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那就拜托你了,我去透透气。”
弗朗西斯潇洒地挥了挥手,又埋首于案板间,没有发现王耀的异样。
关上门的一瞬间,王耀长吐出一口气,喃喃说道:“抱歉了。”
他是不愿欺骗别人的,尤其是这些与他一起同生共死过的伙伴们。可是,这件事已经不能让他们知道了。说他自私也好,他真的不愿让这些人卷入自己一时兴起的危险行为中。
应该说,他本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但是……想到那个空荡荡的家,那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他就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力。虽然这么想对伊万很失礼,但实际上自己带他回家只是为了排遣自己日复一日的寂寞。
的确,在和他相处的日子里,他没再觉得日子漫长而无味。
用力搓了搓手,王耀缩起身体,拉高了衣领,努力抵挡住寒风的侵袭。
只穿着白色运动上衣和一条牛仔裤就出来的王耀此时无比后悔走时匆忙忘了拿外套。
路上行人不多,大多手里都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街上喜庆的气氛再度提醒他,他只有自己一个人。
“算了,反正圣诞节也不是我们家会过的节日。”像是为了安慰自己,王耀自言自语着。
广场中央放置着一棵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已经精心装饰好的圣诞树,高大而又繁盛,树的枝条垂得很低,看上去生机盎然。看着上面充满色彩的挂饰,王耀只是沉默,再也不去想些什么。
走出一步又一步,王耀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又不是非出来不可,实在没事就回去工作好了。
这么想着,王耀扭身便往回走。
瞬间,从身边大厦里冲出来一个身影,形色匆忙,像是后面有人在追赶一般。
一个行色匆匆,一个猛然转身,于是两人狠狠撞在了一起。还没等王耀抬起头来看清那人的脸,来人就已经认出了他。
“王耀?你怎么在这里?”
仅凭着绵软的声音就可以认出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王耀在心里感慨着。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王耀抬起头来,看到了预料中的人,“伊万?”
因为奔跑的关系,伊万的头发略有些凌乱,围巾也纠缠在身上形成诡异的图案。
“现在没时间说这个了,我必须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伊万匆忙地说着,同时眼睛不断向四周瞟着,寻找着藏身之所。
突然,他看到了那棵圣诞树,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主意。
“你跟我来。”说完,也不等王耀回答,就拉着他的手跑了过去,两人一起躲到了树枝下面。
王耀莫名地看着这个擅自做了决定的家伙,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落寞已经全然消失不见。
树的里面修剪得很整齐,原本已经做好被针叶扎脸准备的王耀惊讶地发现,原来里面还有着这么大的空间。从里面看出去,最多只能看到路人的脚。出于同理,外面应该也是发现不了里面有人藏着的。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伊万像是满意地笑着,拉着王耀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喂,你是不是忘了松开我的手?”王耀举起了手,特意让伊万看个清楚。
“啊~抱歉。”说是这么说,伊万却没有放开,转而问道,“王耀你只穿这些不冷吗?”
直到伊万提起,王耀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在不住地发抖。
“没办法,出来的时候忘了拿衣服。”感觉到手指尖都开始发冰,王耀不禁用力搓着手,试图通过摩擦让它热起来。
伊万看着,伸手取下围巾,把王耀的手一圈圈地围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暖手筒一样。
“哎?”王耀意外地看着伊万如此细心的举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缠完后,伊万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开心地说道:“这样就好很多了吧?”
就像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王耀鼻子一痒,“啊啾”一声,一个喷嚏响亮地出现了。
这么冷的天还穿这么少的衣服,不冻感冒了才怪!王耀几乎要开始谴责其自己的疏忽来。
伊万皱起了眉头,满脸为难的神情。
“这该怎么办呢?再这样下去你一定会冻感冒的。”
听到这里,王耀疑惑地抬起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躲起来?”
伊万整好以暇地笑着,欢快地说道:“当然是因为我一个人躲着的话会很无聊啊~”
王耀的脸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他深吸进一口冰冷的空气,给自己逐渐升温的大脑降降温。
“所以说,你把我抓过来,就是为了陪你一起躲着的?”一字一句,王耀尽可能不咬牙切齿地说了出来。
伊万笑得更加灿烂,毫无愧疚感。
“答对了~”
一瞬间,王耀脑中闪过多个在学校学习时曾训练过的搏击术的动作。
见王耀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伊万明知是自己的话使他成了这样,却还故意说道:“哎?王耀你的脸色好难看啊?一定很冷吧?”
看到伊万的笑脸,王耀只觉得很碍眼。
“要不然你把大衣脱下来给我穿?”脱口而出的话里满是讽刺的意味,尽管王耀不认为伊万真会照着他的话做,却又好奇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不行呦,这样我会很冷的~”伊万一边说着,手一边抓上了大衣的边摆,“但是,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话音刚落,伊万就迅速拉开了自己的大衣,把尚未反应过来的王耀包裹进自己怀里。
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王耀几乎冻僵的身体在瞬间便软化了下来。与此同时,意识到这是怎样一幅景象的王耀不敢置信地大声问道:“伊万!你这是在干什么?”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抱在一起……就算是为了取暖也太奇怪了……
“嘘——”伊万不紧不慌,倒显得游刃有余,“这么大声会把那些人引过来的。”
看他这么镇定,倒像是自己大惊小怪一样。王耀几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算了。”在反复思量过后,王耀决定先不去纠结这个问题,“那些追着你的人是谁?”
伊万沉吟了一会儿,继而回答道:“和上次是同一群人。”
“你们之前不是已经打过一架了吗?怎么还没了结呢?”王耀有些诧异。
伊万似乎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他还是说了下去。
“那三个人里有一个白痴,那个家伙上次被我打得很惨,但是他的同伴却不简单……”
换言之他们反过来把你打了。王耀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可是那小个子之前明明没有那么厉害的,这点很奇怪。而且他们之中那个白发的小家伙根本就没动过手,他看上去更像是放风的……”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让伊万警觉地闭了嘴,王耀也忍不住扭过头去看着外面的动静。
“喂!看到他去哪儿了吗?”一个急躁的声音响起,听上去像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另一个脚步声响起,与前一个不同,这一个显出了更多的冷静。
“他跑不远的,他今天没有还手,应该是伤还没有好。”
从声音中所透露出来的情绪让王耀更加断定,这就是那个把伊万打倒了的人。
“哥,我查过那边了。他不在。”另一个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语气与前一个出奇得像。
王耀紧张地听着外面响起的话,默默祈祷着他们快点走开。
就像是老天爷有意作弄,那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那棵圣诞树。”
王耀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他着急地回头看着伊万,却发现对方的脸上连一丝慌乱都没有。
脚步声渐渐接近,在离圣诞树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里面有人。”语气中带有的,是百分之百的确定。
王耀用胳膊肘用力地捅了捅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的伊万,迫切地想要他做出反应。
可事实总是与人的愿望相去甚远。
“我进去看看!”那个急躁的声音再度响起,与之相伴的是更凸现出主人性格特点的毛毛躁躁特点的脚步声。
王耀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算伊万终于有了反应,现在再跑也已经来不及了。
总不可能是吓傻了啊!这人明明不是那么受不起惊吓的啊!
伊万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弧度,看上去格外邪恶。
“王耀,抱歉了。”
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王耀满脸疑惑地转过头来,下一瞬间却被眼前的情况惊得一片空白。
从未被他人碰触过的嘴唇此时却被伊万的唇轻压住,异样的触感让王耀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伊万的手不知何时绕到了王耀的脑后,以巧妙的力度压制住王耀不让他逃开。
“里面的人……哇啊啊啊!!”一个刺猬头莽撞地冲了进来,在看清眼前的状况之后,怪叫着又退了出去。
“怎么了?”背后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白发上别着十字发卡的人面无表情地问道。
青年尴尬地捂着脸,支支吾吾地说:“呃……那里面……情侣……”
似乎对此没有任何感想般,那人只是以十分客观的语气再度开口:“看来他是不可能在里面了,我们走吧。”
“好的。”
话刚说完,那两个人就毫不犹疑地迈开了脚步,被落下的那个人一边喊着“等等我”一边追了上去。
脑子里空荡地回响着那人刚刚喊的话,依然呆愣愣的王耀终于意识到他们已经走了。
“放开!”用尽全身的力量撞开依然吻在自己唇上的伊万,以最快速度甩开自己手上的束缚,王耀狠狠擦了擦自己的嘴,“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后背径直撞上了树,被推了个趔趄的伊万脸上却没有任何悔意,甚至连怒气都找不到一丝一毫。
“可是这一招很有效不是吗?”伊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地说道,“你看他们走了。”
“那你也不能拿我当道具!别的……”
“……当情况危急的时候,你们可以采取任何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句话的王耀顿时呆在原地。
这是他在学校学习的时候,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当时班上的同学还曾起哄说“难道违法的事也可以吗”,自己也觉得这个老师的想法太过新颖,还把这句话写在了作业本上。
道理自己虽然明白,但如果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果然还是很难以接受。
“这只是你用来摆脱他们的方法?”王耀狐疑地看着他,生怕他说出别的话来。
根据这家伙以往的不良表现,实在让人无法相信他的思维方式与常人是相同的。
像是为了让他放心,伊万笑着,果断地说道:“当然。”
看他如此的表现,王耀一直不安定的心终于渐渐落回了原处。
“……但是,还是很怪。”说着,王耀忍不住又用手背去蹭自己的嘴唇。
“不过,耀的嘴唇很柔软呢~”平静如常的伊万说出了充满爆炸性的发言。
王耀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他已经忍受了这个家伙很长时间了,既然他刚刚这么有活力地到处逃命,应该一拳揍上去也没事了吧?
伊万拉起王耀的手,像是再度看到心爱的玩具一样开心地说道:“我们出去吧,已经不用躲在这里了呢。”
就像是知道王耀在想些什么一样,干脆地断绝了他挥拳的可能性。
被半拉半拽着从树下钻出的王耀忍不住举手遮起了眼睛,长时间处于黑暗中让他一时间对明亮的光线还无法适应。
“耀你看看,圣诞节的夜晚是不是特别美?”天真如孩童一般,两粒紫水晶似的眼睛像是在闪烁着细密的微光。
依他所言,王耀环望了自己所身处的广场,无论是路上的街灯还是少数正在营业的店铺,辉煌的灯火映在夜晚的街道上,圆滑的青石砖更显出厚重的文化气息。
行人还是一样少,但不知为何,王耀却从中感到了久违的温馨。
那种家人团聚时的温暖,是什么都不能替代的。
“唉——”呼出胸中一直淤积的闷气,王耀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很多。
“怎么了?”伊万饶有兴致地凑了过来,“节日里还唉声叹气的,当心发生坏事啊~”
“坏事已经发生了,我只是……”话说到一半,王耀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之前叫我什么?”
伊万眨眨眼睛,把王耀一直攥在手里的围巾拿了过来,仔细地围住了王耀的脖子,一脸纯良地说道:“我叫的‘耀’啊~难道你不叫这个名字?”
正打算开口反驳,笑得开心的伊万又继续说道:“反正都已经认识一个月了,这么叫也没什么吧?”
认识了我十二年的伊丽莎白都没这么叫过我,你才认识我一个月就直呼我的名字。究竟是你太不见外还是我太保守了?
虽然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王耀还是决定不去纠缠这个话题。
就像是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他一样,如果他这么说了,一定会听到他最无法接受的胡话。
“我还要回去上班,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王耀迅速扭身开始竞走。
当然,他也没奢望能把这家伙甩开。虽然没有和他一起出过门,王耀还是可以看出他实际上体能非常好,要是想赶上自己根本不成问题。
“耀你等我一下呀~”伊万也跟着迈开了步子,不出王耀所料的赶了上来。
“你完全不用我等就可以跟上来吧?”王耀对后面的伊万笑了一笑,继续向前赶路。
伊万愣了一瞬,随即更加兴奋地追了上去。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在街道上展开了追逐战。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8-2eab640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