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Teliny

Author:Teliny
这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露中!
这个窝里的一切都与露中相关!
这个窝和这个人都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PS 这个人是露中厨可逆不可拆,拆者绕道谢谢合作~)

APH推广礼仪


Bonjour~亲爱的小羊羔们~
要记得好好遵守相关的规矩哦~
实在不想的话,变成哥哥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很欢迎哦~
哥哥会教你什么是正确的爱的~
APH网络礼仪

音乐盒

月份存档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挚爱于心
嗯,这里包含了在下对这两个人满满滴爱意~ 果然还是太肉麻了,只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人而已啊! 这里是这两个人与在下的小窝,欢迎光临~
Chapter Five Things are Going On
“都告诉你别跟着我过来的啊!”
“哎?耀是这么说的吗?”
随着突然响起的话语,手里还拿着削皮土豆的弗朗西斯莫名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还争吵不休的两人。
“王耀?”犹豫再三,弗朗西斯还是决定开口了,“这人是……?”
伊万倒是毫不见外,整了整衣服就冲弗朗西斯微笑着开始自我介绍:“啊~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最近正在耀家里……”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耀的大声斥责打断了。
“谁让你跟着我进来的?都说了不须跟着我进来的你听不懂吗?厨房这种地方是你可以随便进的吗?万一带进来什么细菌,客人吃了生病由谁负责?”
开玩笑,真让你把话说完了我就惨了。站在原地,感到越来越热的王耀擦了擦额角流下来的汗珠,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弗朗西斯认真地审视着伊万,像是在记忆中搜寻着什么的样子,仅瞬间便恍然大悟。
“啊~你不是那个整天跑我们这儿来喝汤的那位吗?”
“那不是汤,弗朗西斯。”王耀低头解着围在自己脖间的围巾,不知是想掩饰什么,“是西红柿炖牛腩。菜和汤是两个概念,不要混为一谈。”
放下手里的土豆,弗朗西斯掀开蒸屉,一股白气升腾而起,遮住了他的表情。
“那么,现在来我们这里有何贵干呢?”并没有理会王耀的话,弗朗西斯径直问着。
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让王耀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他并不是怕弗朗西斯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担心这两个人会因为彼此的身份差异而再起冲突。
但伊万显然不介意旁边的王耀究竟会作何感想,依然自顾自地答道:“嗯,是因为耀刚刚救了我呀~”
弗朗西斯听到这个意料外的答案,不作任何掩饰地直接看向王耀。目光之锐利,让王耀不敢直视,却又不能不作回答,只有硬着头皮说了。
“啊……就是刚才在路上看到他了,顺便帮一下忙而已。”
“你出手了?”不敢抬头的王耀只听到弗朗西斯的语调里带有了一丝责备。
“没有,我没出手,我只是……”瞬间,先前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复苏,唇上仿佛又感受到了那柔软的压力,臊得王耀的声音不免越来越小。
完全明白他在想些什么的伊万饶有兴致地望着脸颊渐渐染红的人,嘴角的弧度勾勒得愈发欢快。
“王耀?”完全不明白状况的弗朗西斯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啊,热死了。刚才一路跑着回来的,再加上这厨房里又这么热。”王耀胡乱地扯着依然围在脖子上的围巾,“你的围巾,还给你。”
弗朗西斯更加不解地看着王耀一把将围巾扔给了笑得正欢的伊万,干脆从蒸笼里拿出一个包子,拉过凳子坐下,慢慢咬了起来。
伊万接过围巾,十分愉快地开了口:“耀他是带着我躲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呢,没有出手的哦~”
“你和他很熟?”听见伊万直接叫着王耀的名字,弗朗西斯惊讶地大咬了一口包子。
“不熟。”
“是噢~”
两句话同时响起,两个声音的主人同时扭头看向对方。
“我跟你明明没那么熟,不要擅自拉近距离啊!”王耀诧异地瞪着笑眯眯的伊万,向后退了两大步。
王耀少见的毛躁态度不禁让叼着包子的弗朗西斯皱起了眉。
“可是耀你之前可是没有反对我这么叫你的呦~”伊万依旧面不改色,仍旧笑意盈盈。
王耀为难地用手扶着额头,满脸无奈地问:“你觉得我要是不让你叫我的名字你会改吗?”
“当然不会~”伊万倒也配合,干脆地给了回答。
一直注意着两人的弗朗西斯看他们如此熟络,终于收起了警惕,换上了他的一贯笑脸。
“你们还挺熟的啊,看来是哥哥我多心了。”说完,他一口吞掉了手上剩余的包子,拍拍手站了起来。
“早都说过了,我不需要你来担心。”王耀皱着眉头,不知是该庆幸自己终于躲过一劫还是担忧弗朗西斯会无意中把这个讯息透露给港。
“你吃过晚饭了吗?”弗朗西斯转而问向伊万,一脸平淡,看不出任何敌意。
伊万显然没有料到他的话题会转向自己,回答之余脸上还有止不住的惊讶。
“嗯,还没。刚取完钱就被那几个家伙追得到处跑,直到不久前才摆脱了他们,没有时间啊。”
弗朗西斯走回案板前,对两个不明他用意的人抛了个媚眼,在王耀的瞪视和伊万阴沉的微笑中缓慢地解释道:“正好,哥哥我和店里的其他人商量过了,今天王耀你可以提前回家。平时你总是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大家都觉得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可是现在不是已经打烊了吗?”王耀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问道。
当然,语气中有着止不住的质疑。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举止间满是潇洒。
“哥哥我怎么想得到你居然去了这么长时间?这下不是正好?你们俩都还没吃饭,可以自己找个地方去吃啊。”
还没等王耀反驳,伊万倒是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那太好了!”欢天喜地的语调让王耀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是幼儿园的小孩子,“王耀王耀我们走吧~”
说完,伊万就把围巾再度缠上还没反应过来的王耀的脖子,紧紧拉住他的手,等也不等地冲出门去。
“等等你这家伙先让我跟他把话说完啊……”尽管有所挣扎,但挣脱未果的王耀也只得跌跌撞撞地随着伊万向外跑去。
随着王耀越来越弱的斥责声,弗朗西斯掏出手机,走过去关上还在不断往室内灌着冷风的门,拨通了再熟悉不过的一个号码。
“喂,小亚瑟?有没有想哥哥我啊?”说的是一如既往的开场白,可弗朗西斯却禁不住对电话那方的反应充满了期待。
“你个红酒混蛋怎么现在才打电话过来?伊丽莎白刚才一直在催我把王耀的近况告诉她的!混蛋你要是让我失职我就让你好看!”
果然,还是一样的暴跳如雷啊。这么想着的弗朗西斯不禁笑了起来。
“没办法,直到刚才手头上的事情才全部忙完。”弗朗西斯一手解开发绳,一手捋着因蒸汽变得湿黏的头发,“今天是圣诞节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附近除了我们这一家餐厅还开业几乎没有什么地方了。虽然客人与平时相比不多但也还是要顾及到的,毕竟是圣诞节啊。”
“怎么你们圣诞节也还要开门?不应该是休假的吗?”亚瑟的声音明显带上了疑惑。
明知对方看不见,弗朗西斯还是习惯性地摇了摇头。
“没办法啊,老板不过圣诞节,自然我们这些雇员也休息不成啊。毕竟,这家店是人家的,就算与咱们有合作关系,在别人的地盘上就得听人家的。不过……你们不也还是在加班吗?”
一边拿着手机,弗朗西斯一边开始简单收拾起脏乱的厨房。盘子统统散乱地堆叠在一旁,菜板上也满是食物的残渣,更不用提水池里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了。
“嗯,我们是没有时间了。据今天传回来的情报显示,下个月‘蜘蛛’他们会有所行动,目标就是王耀他妹妹所工作的那间报社。港很担心王耀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同时还得为他妹妹那边做准备,整个人看上去都……唉……”
像是看到了亚瑟所说的那般景象,弗朗西斯也沉默了。
的确,港的那副样子,大家谁都不是没见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唯一相同的,恐怕就只有再也不想见到港这副样子的心情了。
“王耀这边你告诉港,让他放心。他大哥现在好得很,没有任何可疑人物出现。”
“……上次你提到的那个人呢?”像是受到了什么提醒,亚瑟突然开口问道。
“啊,那个是我多虑了,只是一个普通人。”弗朗西斯脸上虽是犹豫的神情,口气却是毋庸置疑的肯定。
像是为了确定他所说的是否属实,亚瑟在沉默半晌后,终于给出了回复。
“那就好,你也注意一点。”
“好的。”弗朗西斯把手里的勺子放入铁皮桶里,满意地看着恢复了基本格局的厨房,愉快地答应道。
“彼得别忘了给他送回家。”
“你的堂弟一定安全送达府上。”弗朗西斯单手拧开水龙头,冲掉手上的碎屑,以戏剧化的语气答道。
“还有……”不知怎地,亚瑟开始支吾起来。
“还有什么事?”弗朗西斯耐心地听着,等待着下文。
“嗯……呃……就是……”
“亚瑟?”弗朗西斯突然开口唤道。
“嗯?”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亚瑟的反应极为迅速。
“圣诞快乐。”简单的四个字,弗朗西斯却和缓而有节奏地念出,像是对情人说着世上最动听的情话。
“……嗯,圣诞快乐。”
虽然从语音来讲,亚瑟的声音平常到不能再平常了,但弗朗西斯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一丝颤抖。
“……亚瑟……”
“我这边有事要赶紧挂电话了!”
“哐当”一声,弗朗西斯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
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感慨一阵,弗朗西斯缓缓走到厨房的门前,气定神闲地说道:“彼得,出来吧。”
沉默了一会儿,大门推开,进来的是一脸尴尬的彼得。
“怎么每次都能被你发现……”不服气的彼得嘴里小声嘟囔着,手里还拿着仍带有残羹剩饭的盘子,明显是刚撤完桌子就躲到门口去偷听了。
弗朗西斯拿过彼得手中的盘子,笑着说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像亚瑟那样完美啊。”
彼得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跳坐上刚清理好的桌台,拍着桌面说道:“你少来!每次提到亚瑟那家伙你就是这种恶心巴拉的表情,难不难看啊!”
“哗哗”的流水声,弗朗西斯洗着堆积如山的碗盘,对满是不爽的彼得说道:“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上合适的人,毕竟你还是小孩子。”
“谁是小孩子了!我已经快17了!”彼得张牙舞爪地强调着。
“好吧,彼得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弗朗西斯毫不在意地应付着,身边高耸的脏盘子以神奇的速度消失着。
“你……!”心有不甘的彼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但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为什么你刚才说王耀身边的那个人没有危险?你一开始不是很怀疑他的吗?”
弗朗西斯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你看到刚才王耀进门时的表情了吗?”
彼得被问得愣住了,仔细回想后,疑惑地问道:“那又怎么样?他不是……”
没等彼得说出口,弗朗西斯就接着话说道:“你想想,他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出现过那种表情?”
随着弗朗西斯的点拨,彼得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可是,那也并不代表……并不代表那个人对王耀而言是安全的啊!”想到了别的可能性的彼得着急地说。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弗朗西斯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半天才开口说道:“……所以,我希望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你什么意思?”彼得略带吃惊地问道,“你是说……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吗?”
“是时候……让他松口气了……”将洗好的碗盘摆放整齐后,弗朗西斯拍了拍彼得稍显稚嫩的肩,“三年,不是那么容易熬的。”
“可是……”虽然自己也觉得这样的王耀很累,但心里的某种声音却让彼得不自觉地想要反对。
“那么,该送你回家了。”弗朗西斯取下挂在衣物架上的外套,递了过去。
不情不愿地接过自己的外套,彼得垂着个头,一副满腹牢骚却又不敢发泄的样子。
见状,弗朗西斯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说道:“好了,有的时候要敢于冒险。”
“但是……王耀他不会有事吗?”彼得想了半天,犹豫地问道。
穿上自己的外套,弗朗西斯又恢复了平日的笑容。
“那就看他自己了。像他那种人,一般人是动不了他的。”
听了这句话,彼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对噢!太久没看过王耀的身手都忘记了,他可不是亚瑟那么不中用的家伙呢!”

“啊啾!”
听到喷嚏声的伊丽莎白扭过头来,关心地问道:“亚瑟?你感冒了?”
用手摸了摸鼻子,亚瑟赶紧回答:“没有,刚才有灰。”说着,扬起手里的资料给对方看。
“毕竟这份资料很久没人动过了,落灰也是很正常的。”正埋首于电脑的港淡淡地说了一句。
拿起咖啡杯啜了一小口,伊丽莎白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为什么圣诞节我还要加班!”
听着伊丽莎白不满的抱怨,港又说道:“因为你是领导,以身作则不是理所当然吗?”
“港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翘着二郎腿的伊丽莎白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太大反应,“资料整理好了吗?”
“好了。”敲完最后几个字,港干脆利落地将笔记本转了个圈,正对着坐在对面的伊丽莎白。
资料散乱在桌子上、椅子上,乍看上去整个办公室就像是被纸堆埋了起来。
“这里,是他们近期在市里的活动。这里,是他们最近活跃的地方。这个表格,是他们自前年以来在各处的犯罪记录。”港走了过来,给伊丽莎白一一讲解着。
“你很厉害嘛!”伊丽莎白手里捧着正冒着热气的杯子,有点诧异地说道,“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不是昨天才叫你做资料汇总的吗?”
港听了赞扬,依然是面无表情,仅仅点了点头作为感谢。
早就习惯了的伊丽莎白也没再多说,转而去问正忙着在资料上做标记的亚瑟。
“亚瑟,王耀那边怎么样了?”
“啊,应该是没事。上次弗朗西斯说过的那个可疑人物并不是我们所寻找的目标,是他多虑了。”亚瑟整理了下手里的资料,用夹子夹好。
“这下你该放心了?”伊丽莎白向后仰倒在椅背上,对着光线仔细验对着手里拿着的一张纸,“整天沉着一张脸让我们看了就觉得闷,好歹也多替别人想想,别只顾着你自己家了。”
“嗯,抱歉。我以后注意。”港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亚瑟听了这句话,颇有些吃惊地看着港。
“哈哈,没事。只要你恢复了就好。”笑得开朗的伊丽莎白挥了挥手,明显是让港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对了,你妹妹最近回过家没有?”像是想到了什么,亚瑟好奇地问道。
“没有,怎么了?”又拿起一份资料的港抬头看着亚瑟,等着他的解释。
“你已经两个月没回过家了,她又不回去看看,那么……王耀不会觉得孤单吗?”
这句话一说出口,亚瑟就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僵硬了。
伊丽莎白看着这个样子的港,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说道:“我说你啊,虽然努力工作是很好,但是也别忘了和王耀经常联系一下啊!”
“……我打过电话……”港沉默了半天,只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伊丽莎白和亚瑟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苦笑了。
他们都知道,王港是一个工作起来就会不自觉要求尽善尽美的家伙,当初刚入队的王耀也是这样,不同的是,王耀会注意和身边的人打好关系,而王港却因此无视了周遭的许多事情。虽然因为他的实力让他人不敢说些什么,但长此以往并不是什么好事。
更不用说在王耀需要家人关心的时候,身边却一个亲人都没有的这个事实了。
“……现在你也确实没有时间回去看望他了,跟湾湾说一下,让她多回去看看吧。”伊丽莎白看港的神情越来越怪,赶紧开口说道。
“就是,王耀那么通情达理的人,一定可以理解的。”亚瑟也跟着劝道。
港捏紧了手上的资料,平静地说道:“嗯,我会跟湾湾说的。谢谢你们了。”

手里捏着冰冷的钥匙,王耀熟门熟路地旋转着门把手,打开门。里面和早上离开的时候别无两样,甚至连临走前王耀尚未来得及收好的衣服也放在原处。
走进门口,身后传来的响声让王耀终于反应过来,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家里。本打算开灯的手被室内突然亮起的灯光止于半空,王耀回头一看,发现伊万正满脸笑容地望着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王耀很是严肃地开口,说了进门的第一句话。
“我记得,我当初说的是让你在这里待到伤好为止。”
听了就会明白其中所包含的意思是什么,可伊万却还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
王耀见他不做反应,不免有一点不高兴:“可你现在又在做什么?是不是非得让我把话说明白了你才肯走?”
见王耀眉头紧锁,伊万走过去理了理仍缠在王耀颈间的围巾,调侃地说:“哎呀,刚才不知道是谁冷得直打哆嗦直接扑到我怀里来着?”
“谁扑了?明明是你先突然袭击的!”王耀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却又不满地反驳。
“哎?是耀先说的让我把大衣脱下来不是吗?”伊万满意地看着因自己的话变得火气越来越大的人,继续添油加醋,“明知道我不可能把大衣让出来还这么说,不是想让我抱住你吗?”
盯着面前的人越看越可恶的笑容,王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部涌。为了避免自己做出过于冲动的举动,他用力握紧双拳,胸膛一起一落,缓慢且用力的呼吸。
知道自己玩的有点过头的伊万清了清嗓子,从怀里拿出用牛皮纸裹好的小包,玩笑却又认真似的说道:“其实我是想在你这里常住下来,这些是租金。”
“我不同意。”听到这番话的王耀第一反应就是斩钉截铁地拒绝。
“为什么?”虽然伊万的表情没变,但抓着纸包的手却渐渐用力起来。
发现异样的王耀愣了一下,嘴巴不由自主地迅速回答:“这么说吧,我不希望在我弟弟妹妹不知道的情况下往家里带生人。”
“可你不已经把我带进来了?”伊万马上反驳道。
“那是特殊情况。”王耀面不改色,“那时候如果我不那么做你很可能会没命。但是现在……我看不出有这个必要。”
冷静了头脑,伊万又说:“那如果我说,你这里不让我住的话,我也没有其他地方住了呢?”
“怎么可能?”话一出口,王耀就看到了伊万的表情,即使那仅是存留在视网膜上的残像。
那是只可能在孤单寂寞的人脸上浮现的表情,而且这种表情,他并不陌生。因为一个月前,他自己就是如此。
“如果我说,我所住过的地方没有一个能让我回去了,你也一样要赶我走吗?”
听上去无比可怜的声音让王耀有些于心不忍,却又不得不下狠心说:“抱歉,我真的不能留你下来。”
从某方面而言,这也算是为他好。毕竟,港若是回来了,看到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更别提那些一个个热情到过分了的同事们了。
“那……我把我住在这里一个月的事情告诉刚才那个人哦~”语音突然一转,之前还故意显出可怜一面的人突然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想来耀一定也不希望我把事情说出去吧?刚刚挡得那么明显,我可是看出来了哦~”
“你!”王耀气结,看着这个笑得甚是笃定的人,大声质问道,“你刚才是故意的?”
“呐~也不能这么说呢~”伊万故意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毕竟我还没有那么厉害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王耀生气地胡乱解着围巾,想像之前一样把围巾狠狠地扔到他的脸上,却是越忙越乱。
伊万深吸一口气,依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
“毕竟现在再去找的话很麻烦啊。而且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对你放心。”
王耀听着这句话,停止了手中毫无效果的动作,抬起头来看他。
“你……真的没有住的地方了?”沉默许久,王耀终于开口问道。
一听话语中有了松动的成分,伊万马上呼了一口气出来。
“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三个人追我追得有多紧。我只担心,我还没走出这里几步,就又被他们逮到了。”说话中,竟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惆怅,“如果这次还不行的话……就又失败了。”
没有在意伊万究竟说了些什么,王耀仅是皱紧了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在反复思量的过程中,目光瞄到了伊万手里依然捏住的小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对了,你早上不是说你没有钱吗?那这些是哪儿来的?”
见王耀越来越警惕的眼神,伊万只是笑了笑,并不着急地回答:“这是我自己挣来的钱,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是以前挣的钱。”
“既然如此,为什么……”话没说完,就被伊万挥动的手打断了。
“抱歉,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虽然我说我信你,但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说到这里,伊万笑了笑,继续说道,“幸好你不是贪钱的人,不然我就麻烦了。”
听着听着,一个念头在王耀脑海中生成了。
“你今天早上是在试我?”王耀的眼睛眯了起来,一股不愉快的感觉蔓延在胸口。
“哎~被你发现了~”伊万很是惊奇地感叹着,完全没有理会咬牙切齿的王耀。
看眼前这个身形庞大的家伙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王耀愤愤地一把抢下伊万手里的纸包,在隐藏住关于厚度的惊讶同时赌气般说道:“你就等着拿钱吧你!”
“这么说你答应了?”就像是得知什么惊喜一样,伊万欢呼雀跃着,孩子般地笑了。
王耀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到底是该说他警戒心强还是毫无防范呢?居然这么费心想要住进这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来。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只怕他们两个都逃不掉了。
也是,两个人都是有麻烦事缠身的人,如果一起找上门来,那可就热闹了。
不过,这也算是彼此彼此了吧?
想到这里,王耀的唇边不免多了一丝笑意。
伊万好奇地看着兀自笑了的王耀,想知道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他笑出来。
发现伊万正瞧着他,王耀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不过,以后你自己的衣食起居我都不负责管理,你自己看着办。”
见伊万的表情又要摆出先前的架势,王耀急忙补充道:“你给我停!再装我就不同意了,你想和谁就去和谁说,我也不管了。”
伊万撇撇嘴,知道这一个月来一直使用的这种把戏已经不好使了。
“那以后咱们可就要共同生活了~”
王耀对恢复了精神的伊万没好气地说道:“先前那一个月又没打包送人,你少一副初次见面的架势。”
伊万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对了,你们那里的工作人员看上去好少。”
“圣诞节嘛,大家大部分都请假回去了。”王耀给手上的东西寻找着合适的位置,漫不经心地回答。
“但上一次的人看上去也没有多少啊。”伊万动手脱着自己的外套,依然说着,“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人怎么样?”
刚踩上梯子准备开保险柜的王耀不解地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见伊万一本正经的表情,不禁开口问道:“谁啊?”
脱下自己的外套挂好的伊万仰起头来,望着趴在梯子上的王耀,笑着说道:“你会知道的。”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uschnlove.blog132.fc2blog.us/tb.php/9-eac9933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